改革宗名言集粹

 

王志勇 整理

 

“智慧把我们带回童年。”――帕斯卡

 

“上帝面前人人平等。”――马丁·路德

 

 “只有造就人的良心,使其敬畏上帝的人,才可以算得上是真正的神学家。”――加尔文

 

“律法是神学与伦理二者相同的标准,涵义实在丰富。律法与恩典,尤其必须阐明,不可将两者分开,成为旧约与新约不同的重点。事实上律法与恩典是不可或分的,律法以恩典为前提,在法典中可以寻得这样的逻辑。恩典是律法的性质与内容,宣讲者应将旧约与新约合并论述以求真理的全面性与合一性。”――唐佑之

 

“人在多大程度上回应上帝的统治,顺服国度的律法,事情就会在多大程度上自然而然。假如那些现在已经成为上帝的国度的子民,在生活的各个领域中,确确实实地遵行上帝国度的律法,世界就会变得截然不同,甚至很难辨识。可惜,事实并非如此。”――伯克富

 

 

“在人的整个生命中,唯独基督有完全的主权;沒有一寸土地不是属于他的,人都不能说:这是我的!”――亚伯拉罕·凯伯尔

“我想表明的是,在基督教伦理和非基督教伦理之间的真正不同之处远远要比想象得更大……是神律论(theonomy),还是自法论(autonomy),二者必居其一。想逃避上帝,逃到宇宙之中寻求永恒的律法,是徒劳无益的。”――范泰尔

 

“在这个世界上,上帝对人最大的审判,就是使人心刚硬。”――约翰·欧文

“如果我们忠心遵行上帝的律法,我们就可以确信,上帝必信实地成全他的应许。如果我们不忘记上帝的律法,上帝必不会忘记我们。”――司布真

 

“把上帝的律法视为上帝基于他的恩典而赐下的礼物,这样的人已经是蒙恩之人。”――司布真

 

“圣洁的生活是一个旅程,是持续地不断前进,是安静地向前进发,永不中止。以诺与上帝同行。义人总是渴慕更上一层楼,因此他们不断前进。义人绝不会无所事事,因此他们既不会蒙头大睡,也不会到处闲逛,而是持续不断地向他们所渴慕的目标前进。他们既不会匆匆忙忙,也不会担心忧虑,更不会慌慌张张,他们镇定自若地前行,坚定地走向天堂;对于如何行事为人,他们从不迷惑,因为他们有完美的准则,这是他们在人生的旅程中高高兴兴地遵守的。对于他们而言,主的律法绝不是令人厌烦的;上帝的诫命绝不是难以遵行的,在他们看来,律法的限制绝不是专横的。对于他们而言,上帝的律法绝不是不可能遵行的法条,理论上让人羡慕称好,但实际上是荒谬难行的;他们在生活中以上帝的律法为标准,行走在上帝的律法的规模中。他们时常考察上帝的律法,并不是作为纠正他们偏行的工具,而是作为他们每日航行的航海图,人生旅程的道路指南。”――司布真

 

“当太阳升起来的时候,黑暗就不会继续横行了,任何残留的黑暗都会被驱散。同样,现在上帝之道已经显现,偶像崇拜的黑暗也不会再继续肆虐了。全世界每个地方都会被他的教导照亮。”――亚他那修

 

“这圣经是为建立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赐下的。”――威克利夫

“一个人在神学上可能拥有一些神学上的知识,但在属灵的方面仍然是蒙昧无知。”――司提反·查诺克(Stephen Charnock)

 

“他们认为只要对宗教有热情就足够了,不管这热情是何等荒诞无稽。但是,他们并没有认识到,真正的宗教当合乎上帝的旨意,以上帝的旨意为普世性的法则。他们也没有意识到,上帝是始终不变的,他绝不是根据人的荒唐而改变的幽灵或幻境。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迷信嘲笑上帝,同时却伪装是在努力取悦上帝。罪人认为上帝的法度与他自己毫无关系。因此,对于上帝自己所规定和吩咐的使他悦纳的法度,迷信或是予以藐视,或是公开地拒绝。所以,他们自己就设立种种虚妄的仪式来敬拜上帝,其实他们雕塑粉饰的不过是自己的胡言乱语而已。”――加尔文

 

 “上帝的恩典绝不改变他公义的律法,而是赐给我们力量去遵行。十字架的精义是永恒的慈爱,而十字架的根基则是永恒的公义”――瑞森格(Ernest C. Reisinger)

 

“不经过患难或争战的信心,是可疑的信心;因为真正的信心就是不断争战、摔跤的信心。”――拉福·俄斯肯(Ralph Erskine)

 

“如果把上帝的律法视为上帝基于他的恩典所赐下的礼物,这样的人已经是蒙恩之人。”――司布真

 

“悔改是来自上帝之灵的恩典,罪人由此有内在的心灵的谦卑和外在的生命的改变。”――托马斯·华森(Thomas Watson)

 

 “唯独真理才能得着人心,使其荣耀上帝。”――约翰·欧文

“一个人与上帝同在,总是多数。”――约翰·诺克斯(John Knox,c.1514-1572)

“我们所喜欢的并不是数字,而是真理和又真又活的上帝。”――钟马田

 

“有些试探会临到勤恳的人,而所有的试探都会攻击怠惰的人。”――查里斯·司布真

 

“那些按其本分而祷告的人,也必定会努力按他所祈祷的去生活。”――约翰·欧文

 

“上帝造我们,使我们比天使微小一点,罪却使我们与魔鬼一样。”――托马斯·华森

 

 “传福音绝不应当局限于使人归正……重生当然是第一步,但是,如果我们把传福音局限于归正,刚刚得赎的罪人往往就会得出这样的印象:他之所以得救是为着他自己的缘故,而不是为了上帝的缘故。这当然是错误的。传福音当把三一上帝对个人及其整个生活和世界的全部要求讲明。人得救不仅是为了享受天堂,而是尽心、尽意、尽力侍奉上帝,并爱人如己。这就是说,要先求上帝的国和上帝的义。我们的得救目的不在于我们自身,而是上帝的国度和我们对他的侍奉。得救使我们回到我们治理的使命。这始于重生,并在成圣和治理的过程中继续进行。”――路斯德尼

 

“自由的问题首先是主权和责任的问题。谁是至高无上的,人到底向谁负责?主权的本源也就是自由的本源。假如主权寓于上帝,人只不过是施行出来,那么,不管是统治者还是被统治者,都当向上帝负责,惟独他是自由的本源。但是,假如主权是寓于国家,不管是君主制还是民主制,在国家法律之外,人就没有任何上诉的地方,而国家的法律也就成为伦理的本源。在这种情况下,人就得完全向国家的法律次序负责,他所拥有的权利只能是国家选择赐予他的。英文中comprehend一词既有‘包含’的意思,也有‘理解’的意思。人所包含的也就是我们对人的认识之源。假如人是国家的受造物,那么就要根据国家来理解人。亚里士多德所说的人,是社会性的动物,绝不会超越他的政治次序。然而,基督徒是上帝按其形象造的,除了上帝永恒的预旨和次序之外,任何东西都是无法包容这样的人的。如果不是根据上帝自己的条件来理解,也是无法理解这样的人的。因此,根据人的条件是无法理解人的,只有根据上帝的条件,才能对人有正确的认识。绝对的君主制和民主制,都不过是国家主义而已,只是名称不同罢了。当偶像崇拜和反基督教运动盛行的时候,这种绝对的君主制或民主制也随之而复兴,不管它们在外表上是如何称呼自己。”--路斯德尼

 

“这就是说要先求上帝的国,上帝的义。因此,我们的救赎有超越我们自身的目的:这就是上帝的国,这就是我们对他的侍奉。我们的救赎所恢复的是上帝起初给人的治理的呼召,始于重生,并在成圣与治理中继续。 ――Lewis Smedes

 

“有两种自由观,一是圣经中所启示的自由观,是以人的受造性这一事实为基础的;一是自主意义上的自由观,使人成为自身的律法。”――范泰尔

 

“每个未重生的罪人都有一颗法利赛人的心;同样,每个未重生的罪人也都有一颗反律主义的心。”――宾克

 

“在宗教与道德方面,人并不是自主的。人并非是他自己的赐律者,同时他也不能为所欲为。乃是说,上帝是他唯一的赐律者与审判者。”――巴文克

 

“遵行上帝的律法,就是与上帝同行,也必得蒙上帝的祝福。”――查里斯·司布真

“上帝的律法就是自由,宗教上的反律主义则是奴役的保证,因为它所高抬的是罪人的法律,使罪人的法律超越上帝的律法,为人蔑视上帝的律法,提供了神圣的理由。”――路斯德尼

 

“正是藉着把伪宗教与真宗教混合在一起,不加分别,魔鬼才一直极大地拦阻基督的国度的事业的进展。自从基督教会建立以来。魔鬼主要就是使用这个手段来破坏真宗教的复兴。”――爱德华兹

 

“当我们阅读世俗作者所写的东西时,仍见到令人钦佩的真理的亮光。这提醒我们,虽然人类理性已经大大偏离、扭曲了原初的纯正,但仍然有来自其创造者的奇妙恩赐。”――加尔文

 

“今天对历史性改革宗信仰最大的危险就是攻击其对上帝律法的强调。根据改革宗和清教徒的传统,上帝的道德律,正如在基督的教导中所概括的那样,对各个地方的所有人都有约束力,直到基督再来的日子。日益猖獗的反律主义者对这一重要的教义百般攻击,他们所威胁的恰恰就是合乎圣经的基督教的根基。”――瓦顿(Samuel E. Waldron)

 

“虔诚的人不再照自己的意志生活,也不行世界的道路,只遵行上帝的旨意。”――劳威廉(William Law, 1686-1761)

 

“绝对性的道德诫命乃是自由的唯一保障。没有超越个人喜好的道德真理,人权就会土崩瓦解。”―― 查尔松

 

“灵命最重要的是信心;信心最重要的表现是祷告。”――加尔文

 

“依赖人容易使人畏缩、依附,而信赖上帝则使人产生神圣的精神上的安静,使我们的灵魂得以圣化。”――司布真

 

“假如你追求幸福,并为幸福而生活,你永远不会幸福。”――钟马田

“若是没有上帝的律法,人就会变成丛林中的野兽。”――加尔文

 

“良牧必是学者。”――加尔文

 

“人若不愿受上帝的统治,则必自取其祸,受暴君的奴役。”――潘恩William Penn

 

        “上帝颁布我们不能遵行的诫命,是要叫我们知道应当如何向他祈求。”――奥古斯丁

 

  “如果没有正义,政权是什么?不过是有组织的强盗罢了。”――奥古斯丁

 

  “如果你问我什么是上帝对我们的要求,我要告诉你,第一是谦卑,第二是谦卑,第三是谦卑。这不是说此外再无别的教训,而是因为如果在我们所有的行动之前没有谦卑,我们的努力将毫无意义。”――奥古斯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