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宗神学论成圣与圣洁

选自布雷克《改革宗灵修系统神学》44章, 王志勇译

 

在前两册中,我们已经探讨过救恩的赢得及其在选民身上的应用。在后两册中,我们将要探讨那些真正与恩约有份之人的具体的生命表现及其运作的方式。我们从成圣和圣洁开始。

 

1.“成圣”的定义The Infinitives “To Sanctify” and “To Hallow” Defined)

动词“成圣”(sanctify或 hallow)有若干种含义。第一,从广义的角度而言,这个词有时指整个救恩(salvation in its entirety),包括重生、称义、成圣以及得荣(来10:10;彼前1:2)。第二,这个词偶尔也表示出于敬畏之心,对上帝之威严、圣洁及其他属性的承认(彼前3:15)。第三,这个词也可以表示从通常的用途中分别出来,单单用于侍奉上帝。这可以指:1)在时间方面:上帝把一周中的第七天分别为圣(出20:11);2)在物质方面:把物体或东西分别出来,用于敬拜上帝(出40:9;民5:10);3)在人方面:把特定的人分别出来,从事公开的服事,比如以色列民中头生的(民3:13),后来上帝把利未支派分别出来代替以色列人中头生的(民3:12,45),亚伦及其后裔也被分别出来,担任祭司的职分(出40:13)。第四,这个词可以指为侍奉上帝而调整自己、预备自己(出19:10-11)。第五,这个词可以指从世界中分别出来,进入到教会之中(申7:6;林前7:14)。第六,这个词可以指与上帝的形像和谐一致的内心倾向(an internal disposition),以及这种倾向的外在表现(来12:14;林后7:1)。我们在本章中所要探讨的是后者。

 

2.称义与成圣的区别(The Distinction Between Justification and Sanctification)

称义与成圣在信徒身上总是并存的;哪里有其中一个存在,也必然有另一个。一个人若是没有成圣的因素,那么他就不要自以为已经称义了。假如他还没有称义,也没有在基督里藉着信心殷切地寻求称义,那么他就不要自以为已经与真正的成圣有份。因此,二者是紧密相连的:“上帝又使祂成为我们的智慧、公义、圣洁”(林前1:30);“但你们已经洗净、成圣、称义了”(林前6:11)。

然而,二者在本质上却是截然不同的。首先,称义是上帝以公义的审判官这个身份来施行的;成圣是上帝藉着圣灵这一再造者来施行的。第二,称义的施行者是上帝,施行的对象是人;成圣的主体是人,是人内在的改变。第三,称义除去我们的罪咎和刑罚,使人处于蒙福的状态中;成圣除去罪污,恢复上帝的形像。第四,称义的施行每次都是完全的;但对于成圣而言,只要人还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成圣就仍然是不完全的。第五,就其自然的次序而言,称义在先,而成圣则是发自称义,在称义之后。

 

3.成圣:上帝在选民身上有效的作工(Sanctification: The Efficacious Operation of God in the Elect)

成圣是上帝在其选民身上的有效的工作,藉着圣道净化这些蒙召、重生、称义的罪人,清除他们的罪污,按照上帝的形像改变他们,并且,因着这种内在的灵律,使他们按照上帝在十诫中所显明的旨意生活。

我们重申,成圣是上帝有效的工作。唯独上帝是其动因。正如人在自己的重生、信心以及称义之事上毫无功德一样,人对于自己的成圣也不能贡献什么。“……因为离了我,你们就不能做什么”(约15:5)。主耶稣是对那些已经成为信徒的门徒说这句话的。“因为你们立志行事,都是上帝在你们心里运行”(腓2:13)。使徒保罗的祷告显明了这一点:“愿赐平安的上帝亲自使你们全然成圣”(帖前5:23);“外邦人就必知道我是使叫以色列成为圣的耶和华”(结37:28)。有时成圣归诸圣父的作为:“写信给那些在父上帝里蒙爱的人”(犹1);有时归诸圣子的作为:“基督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弗5:26);有时归诸圣灵的作为:“藉着圣灵得成圣洁”(彼前1:2);“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加5:22)。所以,圣灵也被称为“圣善的灵”(罗1:4)。

尽管上帝不需要借助任何工具,但祂却使用真道作为使人成圣的工具:“求祢用真理使他们成圣,祢的道就是真理”(约17:17);“要用水藉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弗5:26)。正是在上帝的真道中,揭示了罪的可憎性,显明属灵生命是当羡慕的。圣经使人知罪,责备人、警告人、审判人。圣经中有各种鼓励和劝勉,说明基督就是成圣的源泉。圣经中也包含着许许多多的应许。圣灵把这一切应用在信徒的心中,操练他们,激发他们,使他们成圣。因此,真道是上帝手中的器皿(离开真道,任何一种蒙恩之道都不能发挥作用)。牧师传扬上帝的圣言,迫切地呼吁人们悔改成圣,因此,他们也是使人成圣的器皿。“亚波罗算什么?保罗算什么?无非是执事,引导你们相信。因为我们是与上帝同工的”(林前3:5,9);“智慧人必发光,如同天上的光;那使多人归义的,必发光如星,直到永永远远”(但12:3)。

在自然生命中,虽然人的存在和行动都要仰赖上帝,藉着上帝的带领、合作、实施的大能发挥功用,但人仍然是自己一切行为的动因。同样,在属灵生命中也是如此。信徒恨恶罪,爱慕上帝,顺服上帝,行各样善事。然而,他们做这些事情时,并非靠自己而行,也不可能离开上帝;毋宁说,圣灵在他们重生时把属灵的生命注入信徒心中,藉着持续不断的影响,维持他们的灵命,挑旺它,激发它,使之与其属灵的本性和谐一致地发挥功用,就像人的悟性、意志、情感以及由这些生发出来的行为和谐运作一样,这些都是按照上帝所定的次序而发挥功用的。人被圣灵的影响所感动,就行动起来,使自己成圣,致力于他的新性情所渴慕、所倾向的活动,完成他自己已经认识到的当尽的本分。这可见于下列经文中:“亲爱的弟兄啊,我们当洁净自己,除去身体、灵魂的一切污秽,敬畏上帝,得以成圣”(林后7:1);“那召你们的既是圣洁,你们在一切所行的事上也要圣洁;因为经上记着说:‘你们要圣洁,因为我是圣洁的’”(彼前1:15-16)。

那些成圣的人都是上帝的选民,并且惟有他们是上帝的选民。“就如上帝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使我们在祂里面成为圣洁,无有瑕疵”(弗1:4);“因为祂预先所知道的人,就预先定下效法祂儿子的模样”(罗8:29)。在他们里面,一切都是新的;不仅悟性是新的,而且意志也是新的;不仅意志是新的,而且悟性也是新的;不仅悟性和意志是新的,而且情感也是新的。所以,不仅灵魂的低级能力是新的,而且高级能力也是新的;不仅内心是新的,而且外部行为也是新的;不仅外部行为是新的——这是索西努派所赞同的,但他们并不承认内在方面——而且内心的能力,即悟性、意志、情感,也都是新的。“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罗12:2);“所以要在你们的身子和心灵上荣耀上帝,这些都是属上帝的”(林前6:20);“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愿赐平安的上帝亲自使你们全然成圣。又愿你们的灵与魂与身子得蒙保守,在我主耶稣基督降临的时候,完全无可指摘”(帖前5:23)。虽然所有的选民都是成圣的,也就是说,在一切事情上,在各个方面,他们都是成圣的,但他们成圣的程度却有所不同。有小子们,有少年人,有父老(约壹2:13)。有公义的橡树,绿色的棕榈树,高大的香柏树;也有折断的芦苇和冒烟的麻。软弱的人偶尔也会变得坚强,坚强的人偶尔也会软弱——不仅外在的表现如此,而且日常生活中的美德也是如此。然而,他们属灵的生命却永远不会消失,他们永远不会再受罪的辖制,尽管他们偶尔会被他们的仇敌和罪胜过,一时伏在罪的权势之下。“他虽失脚,也不会全身仆倒,因为耶和华用手搀扶他”(诗37:24)。

成圣的活动或行为有一个双重性的焦点:抵挡罪恶和成为圣洁。谈到罪恶, 成圣被称作“脱去旧人”(弗4:22);“治死在地上的肢体”(西3:5);“把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同钉在十字架上”(加5:24);“脱去肉体的情欲”(西2:11);“禁戒肉体的私欲”(彼前2:11);以及“洁净自己,除去身体灵魂一切的污秽”(林后7:1)。至于圣洁,成圣被称作“穿上新人”(弗4:24);“心意更新而变化”(罗12:2);“效法祂儿子的模样”(罗8:29);以及“受生产之苦,直等到基督成形在我们心里”(加4:19)。

 

4.成圣以及成圣与信徒里面旧人和新人的关系(Sanctification and its Relationship to the Old and New Man in the Beliver)

旧人是人类败坏的性情。因着始祖的堕落,人类进入了一种非常可憎,并且极其可怕的处境之中。他失去了上帝的形像,以及一切亮光、真爱、公义、圣洁、平安和真正的喜乐。他里面具有魔鬼的性情,有能力对上帝和邻舍行各样可憎的事。他在上帝里面找不到喜乐,反倒憎恨上帝,憎恨一切与上帝有关的事,憎恨上帝要求他遵行的一切诫命。他盼望以色列的圣者离开他。假如他能够远离上帝,他就真心实意地感到满足;他不愿使自己顺服上帝。他全部的渴望就是生活在罪中。假如他能够永远生活在罪中,他宁愿让上帝拥有天堂。他的情欲就是他的主人,指挥他的悟性、意志以及身体的各部分去满足各种邪情私欲。因此,他心中的一切都是错误的、扭曲的。在归正之前,人完完全全就是这样。圣经把这种心境称作“旧人”。

这种心境被称作“人”,是因为败坏渗透到了整个人里面。败坏藉着放纵的情欲以及罪中之乐,在各样活动中,渗透到他的悟性、意志、情感以及身体的各个部分。这些罪被他的情欲点燃,反过来又点燃了他的情欲。所以,他的天良和心地都污秽了,人变为可憎的,悖逆的,在各样善事上是可废弃的(多1:15-16)。坏树结出坏果子,恶人从他心里所存的恶就发出恶来(太12:33,35)。“因为从心里发出来的,有恶念、凶杀、奸淫、苟合、偷盗、妄证、谤渎(太15:19)。

这种心境被称作“旧人”,因为它源自于亚当时代,它在人被重生之前就已经存在于人里面了。因此,人在他重生之前,只不过是“旧人”,即败坏而已。这个“旧人”也被称作“肉体的私欲”(彼前2:11);“肉体”(罗7:18);“犯罪的律”(罗7:23);“亚当的样式”(创5:3;林前15:49)。

藉着运用与之相反的律,现在就显明了什么是“新人”:属灵的倾向,属灵的生命,圣化的本性,上帝的形像(包括真知识、公义、圣洁)。另外,新人还指“里面的人”(罗7:22);“里面藏着的心”(彼前3:4);“上帝的工作”(弗2:10);“新造的人”(林后5:17);“上帝的性情”(彼后1:4)。这种心境被称作“人”,是因为它渗透到整个人里面,在各样活动中,它渗透到人的悟性、意志、情感,以及身体的各个部分,使人的言行与这圣洁的性情相称。这种心境被称作新人,是因为它继旧人之后渗透到人里面,把他变成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更新了的人。

虽然人在重生的过程中领受了新的性情,一切事情在各方面都变成新的了——也就是说,影响了他的悟性、意志、情感以及身体的各部分——但是,只要人还活着,他就不会达到最高程度的完全,一切事情都总是只达到了部分的完全。尽管旧性情已经不能辖制人了,但它却仍旧存在于人里面,保留着它自己的特性,在一切可能的机会上不断地想要表现出来。容许旧性情存在,是上帝大有智慧的美意。藉此才更加能够彰显出上帝白白的恩典以及祂的恒久忍耐和权能,避免新性情被旧性情压制和吞没——新性情才能更加强壮。藉此,基督的补赎才总是保持常新,总是很珍贵,是我们称义和喜乐的惟一基石。藉此,人本身仍然很渺小,这使我们有理由继续争战,赢得那应许的冠冕。这使我们渴慕天堂,渴望达到完全的状态。当人有了渴望完全的愿望,并竭力追求完全时,他现在就能够使自己在这方面顺服于上帝的旨意,并因此藉着称义以及对将来真的能够达到完全的盼望,使自己不会丧失勇气;同时,他也就正确地领悟上帝的美意。

水火不能共存于同一个容器之中,而是会竭力消灭对方,以便能够独霸这个空间。同样,旧人和新人也是如此。它们共存于同一个重生的人里面——并不是间断性地存在,仿佛这段时间旧人存在,另一段时间新人存在,而是同时并存。它们并不是各自有一个独立的空间,好像一个存在于悟性里面,而另一个存在于意志之中;一个存在于灵魂里面,而另一个存在于身体里面。恰恰相反,它们是混合存在的,就如同黄昏时的光明和黑暗是共存的,就好像温水中的冷和热是并存的。它们这样混合存在,竭力要消灭对方。

这场战争的发生并不像建造房屋那样,只有把旧房子清理掉才能在原来的地方建新房子,我们不必先把旧人除去才能为新人腾出地方。这是天主教修士们修行的核心,拉巴第派——他们的全部目标就是效仿天主教神秘主义作者以及他们说话的方式——以此定义他们所谓的敬虔,从而把灵魂引离正路。因此,上帝倾覆他们的一切愿望,在上帝的震怒中,他们迷茫困惑,彼此分离。这就充分证明,这只不过是他们自己在某种程度上约束旧人的外在行为(在内心里面,他们并没有触及旧人),这只不过是来自自然生命的敬虔,因为他们现在又重新与各种各样的人混在一起了。他们的行为表明他们连最起码的舍己都还没有学会(尤其是在荣誉和金钱这两方面),这并不包括那些在加入他们之前就已经归正的人——在这些先前已经归正的人身上,仍有恩典保留,并发出光来。

这两种存在于同一个重生之人里面的性情,带来了一场持续不断的战争。如果一个信徒勤勉地投入这场战争,那么旧性情就会逐渐减弱,而圣洁的新性情就会在成圣的过程中逐渐增强。为此,我们将要陈述这两种性情运作的方式。我们首先要探讨旧性情的运作。旧性情以三个方式活泼存在:1)使人犯罪;2)使人远离善;3)玷污一切它所不能阻止的善行。

 

5.旧人在信徒里面的运作(The Functioning of the Old Man in the Believer)

第一,旧性情挑动人犯罪。

1)有时旧性情藉着猛烈的攻击挑动人犯罪。那些邪情私欲使人焦虑不安,强烈地刺激人,以致于人没有时间思考对上帝的敬畏。即使对主的敬畏浮现出来,但邪情私欲的力量如此激增,以致于任何美好的倾向都立刻被压制下去。因此,人还没有来得及思考别的任何事情之前,就已经犯罪了,他的心就像风中的糠秕一样摇摆不定。

2)有时旧性情会寻求一些休息。如此专心地仰望上帝使人心力交瘁,以至于人似乎不可能以这样的方式继续生存下去。旧性情在寻求休息和轻松时,首先开始思念属肉体的事情;肉体的情欲开始骚动,因为人的心意思想那些事,与属世之事有关的意念就开始趋于罪恶。人开始浮想联翩,建造空中楼阁,幻想自己家财万贯,位尊权重,倍受尊敬,富可敌国。尽管他知道自己永远也得不到这些,但他却在这样的幻想中自得其乐。在此基础上,旧性情继续思考那些最容易显露出来的罪——比如淫乱、贪财、骄傲。既然他立场不稳,偏离正路,就会犯下当时可能犯的罪;假如机会允许,他还会堕入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可能会犯的罪中。或者,假如有机会,他会堕入自己原以为已经摆脱的罪中——不管是靠着自然的力量摆脱的,还是靠着上帝的恩典摆脱的。

3)有时旧性情因着人的粗心而得坚固。人有时会使自己进入某些处境之中,根据经验他知道这些处境曾经多次使自己陷入罪中。他可能是独自面对这样的处境,也可能是与他人一起面对,但他却认为自己有能力弃绝从前的罪。然而,在运用这些机遇时,在他还没有意识到时,他就已经倾向于罪了,罪已经发现入口,必定会步步深入;那即将要犯的罪就占了上风。接触油脂难免会留下油污。

4)有时旧性情会提出一些表面上看起来有益,但实际上包藏罪恶的事情。旧性情使人认为这些事情是必要的、喜乐的、有益的、诚实的等等。有时旧性情把这当作一个善意的谎言提出来,好像这是必不可少的(假如不这样做,就无法办事),好像这是一种诚实之举,或者假如你不这样做,就对他人不礼貌。有时旧性情会向人暗示,让人以为自己如果这样做就会达到一种能够做更多善事的境界——以及类似的伪装,这些都不是经过深思熟虑逐渐形成的,而是在某个特定的时机突然出现的。这样,就使得人更随便——或者至少是没有竭力抵挡罪,旧性情就因此而获得突破,一个罪又导致另一个罪。

第二,旧性情同时也总是使人远离善事。

1)旧性情使人没有时间从事祷告、读经、歌唱、默想等敬虔的操练。所以,信徒们或者根本不进行这些操练,或者只是敷衍了事,以满足自己的良心。尽管实际上他常常有时间进行这些操练,但他却似乎是非常忙碌的样子。

2)有时人会推迟做这些敬虔的操练,虽然已经下定决心要去做,但却要以更安静、更沉着的方式去做;首先必须处理完一些事情,然后才能进行这些属灵的操练。时间就这样悄悄地过去了,或者圣灵离开了,人就不能完成这件事,或者即使做了也没有任何灵命上的造就。

3)有时,敬虔的操练显得异常艰难;人开始产生抵触情绪,想要避免做或者推迟做。重重困难已经使他背上沉重的负担,他像一个懒惰的人那样开始尽自己的本分,可以说是爬着前进。这太困难了,人不能胜任这项工作。

4)有时,他会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徒然,上帝不会应允他,人不能达到自己的目标,他暗示自己在将来无论如何也不会有所成就。我们的话语对别人毫无影响;我们肯定会蒙羞受辱,我们谨慎行事只会被人当作是假冒伪善。

5)或者试图妥协。通往天堂的路并不像人通常所说的那样狭窄。那些没有严格行事的人都会灭亡吗?不可能!有决心,对人有礼貌,开心,这些都不违背敬虔。这样,旧性情就会拦阻人,使人无法勇猛精进,不能谨慎地跟随耶稣的脚步前进。

第三,如果旧性情不能使人远离善的事情,那么他就会竭力破坏善的事情。

1)有时,旧性情会使人的心思意念从一件事情转移到另一件事情上。

2)还有的时候,有些想法虽然好,但当时并不适用。它们只会动摇对那时要做的那件善事的决心。

3)还有,一些别有所图的动机和我们的自负也会搀杂进来,使他丧失决心,消除他的动力,使人不能尽自己当尽的本分;因此,就玷污了本分的纯洁性。

4)有时,有些思想全无圣灵的影响,完全是属血气的工作——是的,甚至是假冒伪善。

5)在另外的时候,无神论的思想和疑惑浮现出来,这些玷污了属灵职分的履行——人没有因履行自己的职分而感到愉快,反倒感到惊恐和憎恨,因为他邪恶的方式完成了这个本是良善的职分。就这样,旧性情使人内心不得安宁。

 

6.治死旧人(The Mortification of the Old Man)

当然,新性情也并是呆滞不动的,而是与旧性情针锋相对,有时直接治死它,有时藉着坚固新人,使其变得越来越强壮来治死旧人——成圣的本质就在于此。我们首先要探讨新人在治死罪的过程中的作用,然后探讨新性情得到坚固的方式。

在重生时,圣灵已经在人里面注入了一个新性情,并藉着祂持续的影响保守这个性情,挑旺它,支持它,在各样活动中带领它。“因为你们立志行事,都是上帝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祂的美意”(腓2:13)。这个属灵的生命,这个新性情,就这样得到支持和激励,按照自己的坚强(或软弱)程度发挥作用,使自己抵挡旧性情,治死它或驱逐它。“若靠着圣灵治死身体的恶行,必要活着”(罗8:13);“你们当顺着圣灵而行,就不放纵肉体的情欲了。因为情欲和圣灵相争,圣灵和情欲相争”(加5:16-17)。

新性情抵挡旧性情。这种新性情与旧性情的相争,首先是藉着发自内心的忧伤和痛苦而进行的。她忧愁的是自己如此为罪包围,受到严重污染,变为可憎;这使得她憎恨自己。她无法生活在与上帝的甜蜜相交之中,她不断地违背上帝的旨意行事,因此当忍受上帝的震怒,这一切都使她感到忧愁不已。罪困扰着她,对她来说,罪是一个难以忍受的重负。她多么希望自己能够得救脱离这可憎的怪兽啊!假如能够做到,她愿意以极大的勇气抛弃罪恶,但是罪深深地在她里面扎根,与她紧密结合在一起,所以她大声呼喊:“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罗7:24)。与罪的邪行、痛苦和可憎相比,对于其他事情的忧伤都算不得什么。她像鸽子一样哀鸣,像燕子一样悲吟;她忧伤地走来走去,罪甚至使她面容憔悴。她并不回避这种忧伤,反而寻求加增这种忧伤并使之圣化。当她处于羞愧中,并在其中沉沦时,就把自己带到圣灵面前。她在圣灵面前真心真意地认罪、痛哭、详述罪的邪恶,为之忧愁,祈求赦罪。她来到耶稣面前,接受祂为自己的赎价,并藉着耶稣的补赎来到天父面前摔跤,直到她被称为义,心里有了平安。从此她更加正直,更加惧怕犯罪。“因为依着上帝的意思忧愁,就生出没有后悔的懊悔来,以致得救”(林后7:10);“忧愁强如喜笑,因为面带愁容,终必使心喜乐”(传7:3)。

第二,藉着恨恶罪,新性情与旧性情相争。“你们爱耶和华的,都当恨恶罪恶”(诗97:10);“心怀二意的人,为我所恨……我却恨恶一切假道”(诗119:113,128)。这种恨这样表现出自己来:

1)通过内在的对罪和罪污的厌恶。藉着上帝的圣洁之光和祂神圣的旨意,我们能够看到罪是如何与之相悖,如何不相称,罪是对上帝的轻慢和弃绝。这使她心中恨恶罪。“恶要厌恶”(罗12:9)。结果,她也恨恶自己。“我从前风闻有祢,现在亲眼看见祢。因此我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伯42:5-6)。

2)藉着对犯罪的惊恐。心跳加快,内在的平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烦乱不安。向罪复仇的渴望在心中升起。“随后大卫心中自责,因为割下扫罗的衣襟”(撒上24:5);“因我的罪过,我的骨头也不安宁”(诗38:3);“你看,你们依着上帝的意思忧愁,从此就生出何等的殷勤、自诉、自恨、恐惧、想念、热心、自责”(林后7:11)。

3)藉着对罪的蔑视,以至于人既不想听见罪,也不想看见罪。人既不想谈论罪,也不愿提及罪;当罪出现时,人把它当作毫无价值的东西扔掉,就好像抖掉自己身上的火一样迅速。“……连那被情欲沾染的衣服也当厌恶”(犹23)。

第三种抵挡罪的方法就是立刻远离罪。新性情如果运作良好,就会对罪保持警醒。她剥夺了罪的一切滋养和机会;她现在已经明白自己的性情最喜欢犯什么罪,什么样的环境最容易犯罪,使罪有力量。如果是因为懒惰、孤独,或者因为与这样那样的人为伴,从而导致她犯罪,她就会离开这种状态。“我也保守自己远离我的罪孽”(诗18:23);“恶人若引诱你,你不可随从”(箴1:10);“不可行恶人的路”(箴4:14);“要离恶行善”(诗34:14)。

第四,当罪出现时,她会以极大的勇气抵挡罪,竭力赶走罪。她从内心开始,因为她知道,当内心纯洁时,外部也会变得纯洁。不犯外在的罪对她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她所渴望的是要把罪从自己心里连根拔除。她所从事的是治死罪(西3:5),把肉体连同肉体的邪情私欲,一同钉死在十字架上(加5:24),她要洁净心灵,洁净双手(雅4:8)。她下定决心,置身于争战之中,勇敢向前,决不向罪恶低头。她一心一意地专注于上帝的爱,这促使她努力向前。她使自己存敬畏上帝之心,反思上帝对敬虔之人和不敬虔之人的一切警告和审判——这跟现在她正与之争战的特定的罪有关。她祷告祈求帮助,倚靠上帝的大能。她凭着信心行一切事情,关于这一点,她是这样做的:

1)她寻求上帝所赐的对自己目前处境适用的应许,比如:“耶和华你的上帝必将你心里的污秽除掉,好叫你尽心、尽性爱耶和华你的上帝”(申30:6);“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我必将我的灵放在你们里面,使你们顺从我的律例”(结36:26-27)。

2)她单单仰望这样的应许,藉此来到基督面前,接受祂以至于称义,以活泼的方式确定所有的应许——也包括其他一些应许——在基督里面都是是,是确实的。在祂里面,她把自己看作是承受应许的人,这些应许必将在她身上实现。

3)她以这样的方式使自己委身于上帝,坚持依靠这些应许。

4)她因此运用上帝所指示她的一切蒙恩之道。

5)她对于这些应许很有耐心,一直坚信它们必将在她身上应验。在时间和方式上,她都使自己完全顺服于上帝的旨意,然后不断地操练自己。因此,她不断进步,力上加力,而罪的力量却逐渐减弱,尽管她自己并不能总是意识到自己正在赢得胜利。

 

7.新人的觉醒(The Quickening of the New Man)

新性情的第二个功用是坚固自身,在圣洁上长进。新性情通过以下几个方面表现出来:1)爱慕上帝的旨意;2)渴望完成自己的职分;3)勇敢地履行自己的职分。

第一,新性情不满足于仅仅与罪恶争战,她还希望自己是圣洁的。与罪争战,需要辛劳和勤勉;要成为圣洁,也是如此。新性情追求圣洁,她渴慕与上帝的旨意一致,这是新性情的特别表现。她把注意力集中在上帝的旨意上,把上帝的旨意视为她在基督里的父的旨意。她晓得上帝是圣洁的,是万民惟一的君王和司令(参考赛55:4)。她明白上帝的旨意纯全善美,她坚信上帝的旨意是合宜的,她的意愿顺服于上帝的旨意,她一心爱慕上帝的旨意。她迫切地要使自己的意愿成为完全合乎上帝旨意的意愿。

1)如果上帝愿意让她的灵魂或身体经受苦难,那么她愿意接受这些苦难——只要那是主的旨意。她接受这些苦难,心甘情愿地接受——即使是因着她必须经历的痛苦而眼含泪水,因为毫无痛苦的感觉是与上帝的旨意背道而驰的。她在上帝大能的手中谦卑自身,不抱怨,忧伤,也不绝望。当这些情感出现时,她会说:“住嘴,因为这是违背上帝旨意的。”相反,她会耐心地使自己顺服,尽管她并不明白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她说:“我并不需要知道理由,因为上帝不需要为自己的作为作出解释;像我这样一个卑微的小人,难道配让上帝为自己的作为向我作解释吗?不,只要知道这是我父的旨意,对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我从圣经中知道,这些苦难都是上帝对我的爱,都是为了使我得益处——尽管现在我还不明白它们怎样使我得益处。这些苦难必有尽头,最终的结果必定是荣耀的。”这样的操练使她的意愿顺服于上帝的旨意,使她的灵魂圣洁。大卫在苦闷中这样操练自己:“因我所遭遇的是出于你,我就默然不语”(诗39:9);“他当独坐无言,因为这是耶和华加在他身上的。因为主必不永远丢弃人。主虽使人忧愁,还要照诸般的慈爱发怜悯”(哀3:28,31-32);“生身的父都是暂随己意管教我们;惟有万灵的父管教我们,是要我们得益处,使我们在的圣洁上有份”(来12:10)。

2)所以新人也接受上帝的旨意,做上帝命令她去做的事情——无论是身体方面的事情,还是灵命方面的事情。我们在圣经中读到:“上帝的旨意就是要你们成为圣洁”(帖前4:3)。这也是新人的意愿。当她服事时,“甘心侍奉,好像服事主,不象服事人”(弗6:7)。如果她必须放弃做这件事或者做那件事,她都立刻单单仰望主的旨意,她按照主的旨意弃绝某件事或做某件事。“……从心里遵行上帝的旨意”(弗6:6)。因为她如此爱慕上帝的旨意,所以她也非常爱慕上帝的诫命和律法。“我何等爱慕祢的律法。祢的言语在我上膛何等甘美!我喜悦祢的法度,如同喜悦一切的财物。我要在祢的律例中自乐。我以祢的法度为永远的产业,因这是我心中所喜爱的。我的心专向祢的律例,永远遵行,一直到底。”(诗119:97,103,14,16,111-112)。

新人在各样的环境中如此规范自己的一言一行,为要察验“何为上帝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12:2)。总而言之,这是她全部的目标,她非常渴望,无论是住在身内,还是离开身外,都要得主的喜悦(林后5:9)。

新人在成圣方面的第二个功用是尽心尽职。“……喜爱敬畏祢名的众仆人”(尼1:11)。这个渴望表现在:

1)献上自己作为活祭来侍奉主:“请说。仆人静听”(撒上3:10);

2)询问主要我们做什么:“主啊,祢要我做什么?”(徒9:6);

3)聆听主的回答:“看耶和华对我说什么话”(哈2:1);

4)甘心情愿接受使命:“当你掌权的日子,祢的民要以圣洁的装饰为衣,甘心牺牲自己”(诗110:3);“我急忙遵行祢的命令,并不迟延”(诗119:60);

5)以火热的心遵行使命:“要心里火热,常常服事主”(罗12:11);

6)坚定不移地履行自己的职分:“他们……忍耐着结实”(路8:15)。

第三大功用是大有属灵的勇气,敢于冲破一切拦阻,不怕一切阻挠——无论这阻挠是什么。如果她跌倒了,她会再爬起来;如果她受伤了,她会去找她的大医生基督,接受的宝血作为疗伤的香膏,她的伤痛立刻就好了。她从苦难中汲取力量,更加勇敢地抵挡这些苦难。在主的道路上,她振奋精神,因为她知道主耶稣基督已经胜过仇敌,自己所需要对付的只是仇敌垂死的挣扎。她知道仇敌永远也不能胜过自己,自己将会是得胜者,将会戴上得胜的冠冕。所以,她以行义为福,以与仇敌争战为乐。因此,她胜过了一切苦难。“因为爱情如死之坚强,嫉恨如阴间之残忍;所发的电光,是火焰的电光,是耶和华的烈焰。爱情,众水不能熄灭,大水也不能淹没”(歌8:6-7)。这些大有勇气的人被称作“坚强的人”,或者“有能力的人”2, “软弱的要说,我有勇力”(珥3:10)。他们具有这样的特征:“万军之耶和华……必使他们如骏马在阵上。他们必如勇士,在阵上将仇敌践踏在街上的泥土中。他们必争战,因为耶和华与他们同在;骑马的也必羞愧”(亚10:3,5)。新性情就这样委身于成圣之中,这就显明真正的成圣抵挡罪,尚未归正之人则是抑制罪,二者之间有巨大的差异。同时,蒙恩之人的能力与未蒙上帝恩典之人的能力有巨大的不同。哦,惟愿那些以属血气的方式,以道德修养的方式建立德行的人,因此而知道自己的罪!

 

8.成圣的果子:圣洁(The Fruit of Sanctification: Holiness)

成圣的操练所结的果子是圣洁。如果一个人如此委身于成圣的操练,那么他不可能不结果子,不可能不变得越来越圣洁,不可能不闪耀着圣洁的光彩。

圣洁是人身上所能找到的最美丽的装饰,最高尚的美德。“耶和华啊,祢的殿永称为圣”(诗93:5);“当祢掌权的日子,祢的民要以圣洁的装饰为衣,甘心牺牲自己”(诗110:3);“只要以里面存着长久温柔、安静的心为装饰;这在上帝面前是极宝贵的”(彼前3:4)。人只要一听到圣洁这个词,就会产生尊重和敬仰之情。所以,真正圣洁的人是多么荣耀、多么高尚啊!圣洁并不只是外在的事情,也并不仅仅是离恶行善。毋宁说,圣洁这一美德的位置是在心里。正是因为心中圣洁,圣徒们才无一例外地恨恶罪恶,远离罪恶,因各种美德而欢喜,操练各种德行。然而,除了那些心中圣洁的人,没有人能够晓得这种圣洁的心态究竟是怎样的,这样的心态又是怎样生发出圣洁的行为,正如除了那些操练某种德行的人,没有人能够正确地知道这种德行究竟是怎样的一样。既然圣洁是上帝的形像,那么不认识上帝的人怎么可能认识圣洁呢?当上帝使的选民成为的儿子时,就赋予了这些选民他们的元首和中保所具有的完美的特性,同样也用自己的形像来装饰他们。他们“穿上新人,这新人在知识上渐渐更新,正如造他主的形像”(西3:10);“并且穿上新人,这新人是按照上帝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弗4:24)。因此,圣洁是上帝之纯全的表达,是与上帝一致。“你们要圣洁,因为我是圣洁的”(彼前1:16)。

我们应当指出,一个成圣的灵魂具有高度的圣洁,就能显明自己的美丽。所以,那些在美德上还很微小、软弱的人,看到自己没有这么显著的进步时,不要灰心丧气。

上帝在那些成圣的灵魂心里赐下了奇妙的光明(彼前2:9),照明他们心中的眼睛(弗1:18),叫他们得知上帝荣耀的光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林后4:6)。这个灵魂在这光里得见上帝,得见上帝的完美,得见上帝的威严和荣耀。他领悟到上帝本身是宝贵无比的,一切有智慧的生物都将在上帝里面找到喜乐,表达他们对上帝的爱,甘心情愿地在一切事情上顺服上帝的旨意。同时,这个灵魂还认识到上帝已经对人非常仁慈,已经为人预定了一些事情——在人的道路上设下一些苦难,或者命令人做某件事。成圣的灵魂不需要其他的理由来使自己顺服,不需要其他的理由来使自己服从上帝的旨意,明白这是上帝的旨意就足够了。她晓得律法是圣洁的,诫命是圣洁的、公义的、美善的(罗8:12)。是的,她认识到在上帝的律法中有深不可测的智慧。她所喜爱的就是明白上帝的律法,不断默想上帝的律法。同时,这也使她充满了爱的欣喜,心中燃烧着强烈的渴望,要遵行上帝的律法——因为这是上帝的旨意。无论是在本性上,还是在行为上,都是如此。我们可以从大卫身上看到这种爱慕和渴望:“我何等爱慕祢的律法。我喜悦祢的法度,如同喜悦一切的财物。我要在祢的命令中自乐,这命令素来是我所爱的。我在世寄居,素来以祢的律例为诗歌”(诗119:97,14,47,54)。

成圣的灵魂并不满足于这样的认识和喜悦,而是下定圣洁的决心,振奋精神,遵行上帝的律法。“祢公义的典章,我曾起誓遵守,我必按誓而行。我的心专向祢的律例,永远遵行,一直到底”(诗119:106,112)。在此之前,一切情感都如同卤莽的野马,并不留心悟性和意志,而是肆意奔跑在前面——是的,让悟性和意志(受到蒙蔽)跟从它们。相反,这些情感现在改变了方向,开始顺服,并且被这内在的生命所挑旺,以上帝的旨意为乐,一心专向上帝的旨意。整个身体都变得顺服了,所有的肢体都成为义的器皿。它们顺服成圣的灵魂——不仅完成她的意愿,而且眼睛和耳朵都不断地寻找滋养灵命的东西。看哪,黑暗就这样被光明驱散了,死亡就这样被生命吞没了,罪恶的丑陋就这样被圣洁和美丽取代了。

事情还远不止如此,这个灵魂具有这样的内心倾向,她用自己的行为表明自己认识上帝,爱慕上帝。她抵挡一切罪恶的事情,洁净自己的内心,使之远离一切肉体和灵魂的污染,因着对上帝的敬畏,完完全全地成圣。遵照上帝的诫命,他对待别人也是如此。“不可心里恨你的弟兄,总要指摘你的邻舍,免得因他担罪”(利19:17)。她致力于各种德行的操练。在她里面,“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加5:22-23)。她“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有了德行,又要加上知识;有了知识,又要加上节制;有了节制,又要加上忍耐;有了忍耐,又要加上虔敬;有了虔敬,又要加上爱弟兄的心;有了爱弟兄的心,又要加上爱众人的心”(彼后1:5-7)。这个灵魂就这样显明自己是光明的子女(弗5:8),是上帝的儿子,“无可指摘,诚实无伪,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作上帝无瑕疵的儿女;显在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腓2:15)。看哪,上帝就这样使自己的儿女里里外外都全然成圣。“愿赐平安的上帝亲自使你们全然成圣。又愿你们的灵与魂与身子得蒙保守,在我主耶稣基督降临的时候,完全无可指摘”(帖前5:23)。尽管这仅仅是部分成圣,只要圣徒活在这个世界上,旧人就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存在,但主要成分却是可喜的,用最杰出的方式装饰上帝的儿女。这就和小孩子类似,他们最初迈出的步伐,表现出来的悟性,都是非常甜美,非常令人高兴的。

 

9.由圣洁所生发的美德(The Virtues Issuing Forth from Holiness)

圣洁并不是一个单独存在的美德,而是从上帝的形像所发出的亮光,这一美德是由许多美德合在一起的。

这个灵魂,是上帝在永恒的意旨中命定将要承受救恩的;是主耶稣所爱的,是主耶稣用自己的宝血洁净了她一切的罪;主已经把自己的荣耀和圣洁赐给她;她已经由上帝的灵重生,她在灵命上是活的(所以追求成圣)。这个灵魂将会操练许多美德。

1)这样的灵魂将会从世界中分别出来。这个世界上所能找到的一切,也就是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以及今生的骄傲,这些对她来说都毫不相干。她既不渴望这些,也不追求这些,而是惧怕它们。她也这样看待所有属世的人。她想让这些人知道,她不会与他们为伍,因为她认为他们是可憎的,怜悯他们悲惨的处境。她不与他们穿同样的衣服,说同样的话语,作同样的手势。

2)这样的灵魂向自己已经死了,已经舍己了。她确确实实地知道在自己里面没有任何可喜悦的事情,所以她不希望别人荣耀她、爱戴她、尊重她,或者供给她等等。如果她没有得到上述任何一样,她不会感到忧伤、焦躁、沮丧,或者感到被疏远,而是认为对她来说理应如此。如果她得到其中的一些,她会把这当作主的慷慨恩赐,并再用这些恩赐来侍奉主,只要主愿意让她拥有这些恩赐。她认为这些东西只不过是旅途所需的盘缠。如果她的盘缠多,她就分一些给旅伴;如果盘缠少,那么她的旅途更加轻松,负担更少,这些盘缠对她来说已经足够了。除了主的目标以外,她没有任何别的目标。所以,她习惯于调整自己的目标,使之与别人的目标一致,只要这个目标不违背主的旨意。

3)这样的灵魂完全以认识上帝、敬畏上帝、爱慕上帝为乐——以满怀崇敬地顺服上帝为乐,甘心乐意遵行主的旨意,信靠,在里面有平安、宁静、喜乐。上帝就是她的一切,上帝之外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毫无意义。她使自己脱离世上的一切,把自己和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完全交托上帝。

4)这样的灵魂,无论是在教会事务上,还是在自己私情上,都很虔诚。当她独处时,她不住地祷告、读经、歌唱,或者默想。她行事正直、言语诚实、温柔、友善、高贵、谦卑、神采熠熠。她与人交往时有智慧,对那些处于痛苦中的人有温柔之心、怜悯之心(她乐意并且经常拜访他们,帮助他们),她运用智慧慷慨地对待穷人,耐心而顺服地背负自己的十字架,迫切地与罪争战,坚定不移,总是多做主工。她用自己的安静教导人,用言语责备、安慰、劝勉人。她勤勉、信实地完成自己的呼召,完成上帝交托她的工作。她在自己的一切行为上都小心谨慎,因为旧人还存在于她里面,所以时刻警醒,随时准备投入到属灵的争战中去,以信心和盼望期待着生命的冠冕。她所有善良的倾向和操练都是以敬虔的清澈、纯洁和光彩发出;这就是圣洁。

 

10.真圣洁的三大要素(The Three Requisites of true Holiness)

闪光的未必都是金子,同样,那些有圣洁的外表,并被称之为圣洁的东西,未必真的都是圣洁;关于这一点我们已经阐述过了。真圣洁有三大要素:1)它源自一个美好的根基:信心;2)它依据一个美好的规则:上帝在律法中所显明的旨意;3)它有一个美好的目标:荣耀上帝。

第一,一切配称为圣洁的东西必须出自一个圣洁的本源。从顺序上来说,信心是归正的基本要素。这一信心使人与基督联合起来,而基督则是我们的生命。这一信心不仅使我们在基督的各项福益上有份,最重要的是使我们与基督有份。基督因人的信心住在人的心里(弗3:17)。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灵魂对于人来说有多么重要,基督对于属灵的生命就有多么重要。信心不仅为灵魂提供了享有永生的权利,使灵魂在永生上有份,而且信心实际上还使灵魂与基督联合在一起;这样,生命和力量就从基督流向这个灵魂,这个信徒就藉着基督的影响而活。“……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上帝的儿子而活”(加2:20)。这个灵魂藉着基督的影响活着,因而信心藉着与基督联合,活泼地洁净人的良心(徒15:9)。这个洁净了的心抵挡旧人——也就是使徒所说的治死身体的恶行(罗8:13)。这个信心立刻藉着圣洁的行为显明出来(雅2:17-18),“使人生发仁爱的信心才有功效”(加5:6)。如果树是坏的,所结的果子也不会是好的。如果心没有藉着与基督联合处于一种圣洁的状态(这种状态只能源自信心)之中,那么一切的行为(无论它们的外表多么圣洁)都是毫无价值的。这样的行为可能是好的,但决定其本质的因素却并不是好的。然而,藉着信心与基督联合所产生的行为却闪耀着完全不同的光彩,这表明他所行的是靠上帝而行(约3:21)。这正是主耶稣所说过的话:“常在我里面的,我也常在他里面,这人就多结果子”(约15:5)。保罗也说过类似的话:“你们既然接受了主耶稣基督,就当遵而行,在里面生根建造,信心坚固”(西2:6-7);“义人必因信得生”(罗1:17)。

第二,圣洁包括一个良好的规则,人的心态和行为必须与这个规则和谐一致。这规则不是别的什么,惟独是上帝的旨意,这旨意是在十诫律法中所显明的。人若想以理性和礼仪作为美德和恶习的规范,那么人就是以理性为自己的上帝了。同样,如果以自己的制度、传统和愿望作为生活和敬虔的准则,那么他就是以这些东西为自己的上帝了。然而,在上帝旨意之外的任何东西,无论外表看起来多么漂亮,在上帝眼里都是罪恶的、可憎的。上帝是人类永远且惟一的创造者和保护者,人类的存在和活动都仰赖上帝。所以,上帝也是惟一“设立律法的,就是那能救人也能灭人的”(雅4:12)。主我们的上帝给人类赐下律法,包含了真正的圣洁,人必须按照上帝的律法生活,才能藉此晓得什么是圣洁。上帝的律法“是圣洁的,诫命也是圣洁、公义、良善的”(罗7:12)。寻求圣洁的人极其爱慕上帝的律法。他把上帝的律法当作自己的准则,依照上帝的律法行事为人。“我何等爱慕祢的律法!爱祢律法的人大有平安,什么都不能使他们绊脚。我拣选了忠信的道,将祢的典章摆在我面前。我就往祢命令的道上直奔”(诗119:97,165,30,32)。

仅仅把上帝的律法当作一个人的准则是不够的,这个人还必须时刻清楚地知道上帝的律法到底是什么。当人对于某件具体的事情是否合乎上帝的诫命持怀疑态度时,他可能做,可能不做,此时仅仅有好的意见是毫无意义的。在这种情况下,无论他做与不做,都是有罪的。尽管他可能会做合乎上帝诫命的事,但因为他并不是自觉地去行,并没有以此为上帝的旨意去做,所以仍然有罪。“若有疑心而吃的,就必有罪;因为他吃,不是出于信心;凡不出于信心的都是罪”(罗14:23)。

第三,真正的圣洁还包括一个圣洁的目的。假如目的是邪恶的——即他自己的尊荣,受到爱戴,赢得益处,或者伤害邻舍——那么他藉以寻求达到这个邪恶目的的事情越圣洁,他所犯的罪就越发可憎。人或是处于完全的状态,或是处于邪恶的状态,或是处于重生的状态,所以人与人是不同的。处于完全状态中的人,他们所处的状态决定了他们能够完完全全地认识上帝。所以,他只能为上帝的荣耀而做事,只能受上帝的荣耀所激励而做事,最终结果也是为了上帝的荣耀。处于罪恶状态中的人不认识上帝,所以他既不爱慕上帝,在一切事情上也不以荣耀上帝为目的。因此,拉巴第派的愚拙显而易见,他们企图首先从对救恩的爱慕开始洁净一个尚未归正的人,他们把这种对自己的救恩的爱慕称为不洁之爱。他们主张这样的人应该从爱慕上帝的荣耀开始寻求救恩,但事实上,尚未归正的人既不认识上帝,也不能爱上帝。已归正的人得蒙部分性的光照,因而他开始认识上帝,爱慕上帝,所以基本上以荣耀上帝为自己的目的。

上帝的旨意是要人珍惜自己的救恩,藉此感动人,使人有信心,使人悔改。关于这些,整本圣经充满了各样的应许和警告,这些应许和警告激励人从心里面爱自己,使人因着这种自爱活泼地运用各种有助于达到这一目标的工具。因此,在成圣的道路上,人可以而且必须竭力追求更多的光照、平安、纯洁、喜乐、福祉——成圣就是得到这些的途径。

然而,一个已归正的人既不能也不愿仍旧停留于这种状态;也就是说,不愿只是为了自己的益处而寻求上帝,使自己成为追求的最终目标。相反,在寻求自己救恩的同时,他越来越认识到上帝的属性。尽管最初激励他的并不是上帝的荣耀,但他却以此为最终的目标,这通过他每次领受福益都向上帝感恩表现出来。

人在成圣的道路上越前进,就越发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在一切行动上都要以荣耀上帝为目的。他的动力源自爱慕上帝、敬畏上帝、顺服地遵主的旨意,主是独一的、威严的、至高无上的。这样被激励起来是受到荣耀上帝这个目标的激励。只有如此,才是承认上帝的至善;也只有如此,这种承认才表现出来。若说荣耀上帝与其他人有关,那么人生的目标就是要得蒙带领认识上帝、爱慕上帝、敬畏上帝——并要藉着自己的言语和行为来表达对上帝的感恩;也就是说,以自己的言语行为宣告上帝是什么样的上帝。这与重生之人的性情是一致的。他以此为自己生命的最终目标,他越成长,就越鲜明地追求这个目标,越发受到这个目标的强烈激励。如果这个目标在他的行动中消失不见,他就会变得烦躁不安,开始忧愁。无论他的行为多么出色,如果他的行动以追求自己的荣誉、快乐、益处等等为目的,他都会憎恶自己,在主面前谦卑自身,乞求饶恕。即使纯洁的目的占了上风,但隐秘的目的却浮现出来,无论他的表现多么卓越,他都为自己的行为感到难过,一切的安慰都离他而去。所以,真正的圣洁包括圣洁的目标和目的。这正是使徒所教导的:“所以你们或吃或喝,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上帝而行”(林前10:31);“所以你们要在身子上、心灵上荣耀上帝,这一切都是上帝的”(林前6:20)。这是大卫的愿望和追求:“祢的赞美,祢的荣耀,终日必满了我的口”(诗71:8);“我却要……越发赞美祢”(诗71:14)。这是上帝赐予自己的子民属灵生命的目的。“这百姓是我为自己所造的,好述说我的美德”(赛43:21);“……是我种的枝子,我手的工作,使我得荣耀”(赛60:21);“……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2:9)。

 

11.劝勉信徒要竭力追求圣洁(Exhortation to Strive for Holiness)

现在想一想我们所探讨过的所有关于成圣的事情,并仔细省察。你们会喜爱这些,并因此受到激励,以致在这样的圣洁上有份,跟随保罗的脚步前进,保罗在这方面以自己为我们的榜样。“这不是说,我已经得着了,已经完全了,我乃是竭力追求,或者可以得着基督耶稣所以得着我的。弟兄们,我不是以为自己已经得着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杆直跑,要得上帝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腓3:12-14)。所以,要迫切地努力洁净自己,远离一切肉体和意念的污染,因敬畏上帝而使自己的成圣之路更加完美。请允许我挑旺你们来从事这项圣洁的工作,你们当侧耳倾听,让这些对你的劝勉之言进入你们的心里。

首先,你们这些重生的人,你们既不能像其他人那样生活,也不能像自己从前那样生活。现在,上帝对你们有不同的要求和期望。要留心听上帝的这些劝勉和命令:“我劝你们……既然蒙召,行事为人就当与蒙召的恩相称”(弗4:1);“只要你们行事为人与基督的福音相称”(腓1:27);“好叫你们行事为人对得起主,凡事蒙祂喜悦,在一切善事上结果子”(西1:10);“弟兄们,我还有话说:我们靠着主耶稣,劝你们,既然受了我们的教训,知道该怎样行,可以讨上帝的喜悦,就要照你们现在所行的,更加勉励。上帝的旨意就是要你们成为圣洁”(帖前4:1,3)。所以,你们这些约民啊,要振奋精神,遵行耶和华的道,正如《历代志下》第17章6节中记载的约沙法王所做的那样。“女子啊,你要听,要想,要侧耳而听:不要记念你的民和你的父家;王就羡慕你的美貌,因为祂是你的主;你当敬拜祂”(诗45:10-11);“行事为人就当像光明的子女”(弗5:8);“你们要圣洁,因为我是圣洁的”(彼前1:16)。所以,如果任何来自上帝你天父的恳求、劝勉或者命令在你们的心里有一些影响,就让你们的心被此激励起来,热心地追求成圣吧。

要仔细思想你们的灵命状态,因此被挑旺起来,开始圣洁之旅。

1)难道你不是被拣选的族类吗?(彼前2:9)。主在永恒中就已经知道你,把你从其他人中分别出来,命定你作祂所爱的,把你从众人中拣选出来,惟独使你作祂的产业,因为祂“……乃是预定我们……得救”(帖前5:9)。“上帝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使我们在面前成为圣洁,无有瑕疵”(弗1:4)。难道这样恩典而又荣耀的分别——这个分别的目的是要我们圣洁——不应该印在我们的心上,让我们决心一定要过一个分别为圣的生活吗?

2)动动脑子想一想,主任凭世界上别的人在基督之外,不知道所应许的恩约,毫无盼望,不认识上帝;而你在本质上和这些人是一样的,主却拣选了你,分派你“去结果子”(约15:16)。想一想以圣召召了你(提后1:9),救了你们“脱离黑暗的权势,把你们迁到爱子的国里”(西1:13),这样你“与圣徒同国,是上帝家里的人了”(弗2:19)。难道我们不应该是一个分别出来的民族吗?难道我们行事为人不应该与属世的人有分别吗?难道我们不应该表现出来自己“是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彼后2:9),以便所有看见我们的人都能认出我们是耶和华赐福的后裔(赛61:9)吗?当初亚伯拉罕被从迦勒底的吾珥呼召出来,离开那里之后,他再也不想回到那里,他也不能忍受自己死后儿子被带回那里。当以色列人蒙召出了埃及之后,上帝也不允许他们再回到那里。对于我们而言,同样也是如此;我们已经被从世界中呼召出来,脱离了世界,我们又怎么能再回到世界中去呢?

第三,继续思想,分别反思你们与上帝和基督的关系,让这激励你们舍弃一切,热心地操练爱心以及爱心所要求的一切。

你和基督之间确实有一个联合,你们和确实已经成为一灵(林前6:17)。你们确实已经与基督连接在一起,就好像橄榄枝嫁接在橄榄树上一样,因而你们已经在基督的生命和性情上有份了(罗11:17)。那么难道在我们里面不应该显现出和耶稣同样的生命吗?难道我们不应该像耶稣那样行事为人吗?你们实在是主耶稣的新妇——在所罗门的《雅歌》中一般都是这样称呼你们的。新妇难道不装饰自己,使自己在新郎面前显得愉快可爱吗?那么你们为什么不为主耶稣做同样的事情?难道我们不应该和保罗一样非常渴望“无论是住在身内,离开身外,要得主的喜悦”(林后5:9)吗?然而,什么是主耶稣所喜悦的装饰呢?那就是圣洁。“祢的殿永称为圣是合宜的”(诗93:5)。关于这一点,主耶稣说:“王女啊,你的脚在鞋中何其美好!“(歌7:1)所以,向耶稣显明你们被世界所蔑视,显明你们的谦卑,显明你们信靠,显明你们欢喜地仰赖的方式,以便能喜悦你们。

你们是爱慕主耶稣的童女。“……所以众童女都爱祢”(歌1:3)。因此要有童女的心,使你自己远离世界,纯洁无暇,要有像鸽子那样的眼睛,把你一切的爱都献给耶稣,以便能够看见你的爱,因你而欢喜。

你们被称为上帝的儿女,你们也确实是上帝的儿女。“使你们无可指摘,诚实无伪,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作上帝无瑕疵的儿女。你们显在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腓2:15)。所以,你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而是属于另外一个世界的;更确切地说,天堂才是你们真正的家,你们是那里的儿女。难道孩子不忠于他的父亲并抵挡仇敌吗?难道孩子不尊崇、敬畏、爱慕、侍奉他的父亲,在举止、衣着以及选择同伴方面都完全合乎他父亲的旨意吗?所以,既然你们是上帝的儿女,就当像上帝的儿女那样行事为人,让众人从你们的行为中看出你们在这世上是客旅,天堂才是你们的家,上帝是你们的父亲,你们是上帝的儿女。

第四,想一想罪是什么,世界是什么,这样你可能就更愿意脱离罪和世界。因着罪与上帝隔离的人在看得见的东西里面寻求上帝的喜悦,因而背离了看不见的上帝。旧亚当的性情仍旧存在于重生的人里面,所以你必须特别警醒。因此,你们这些上帝的儿女,你们既然再次以上帝为乐,在里面寻求快乐,那么你们与世界及其中的一切还有什么关系呢?即便是世界上最荣华之处,又有什么意义呢?所罗门被上帝的灵所感动,根据自己的经验说道:“传道者说: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传1:2)。

1)有多少人渴望得到某些荣华或者追求某些事情呢?但是,一个人得到了,其他的人只能看着,徒然追求了一番。你多么经常地渴望得到这个或者那个,幻想着它能带给你快乐啊!当你追求它时,它又多么经常地从你面前逃走,以至于你不能抓住它,而是白费时间和努力啊!

2)即使你确实得到了它,你又多少次地体验到其中包含了多少扎伤你的荆棘,多少刺伤你的蒺藜,多少玷污自己的烂苹果啊!因此,你为自己所获得的感到羞愧和尴尬,或者你发现自己所得到的只不过是一把苍蝇,张开手它们就都飞走了。

3)除此之外,难道你没有常常经历到这些对于属世之事的追求、渴望、寻求——无论你的伪装多么美丽——搅扰你的灵魂,使它不得安宁,掠夺了你的自由,使你的良心不安吗?难道这些没有使你丧失对于上帝的属灵认识以及与上帝的联合吗?难道这些没有妨碍你迫切亲密地祷告,阻止你操练德行吗?难道你还要继续冥顽不化,以自己的愁苦和羞辱为乐吗?

4)难道你没有经历过即使我们只是略微使用一下这个世界,她就变得多么有吸引力吗?——难道你没有经历过肉体多么容易从世界中得到力量,而人若想要能够活泼地、迫切地、完全地与世界分离,需要做出多么大的努力吗?难道你没有经历过自己是多么容易被世界吸引离开主,是多么难以忘记肉体曾经享受过的甘甜吗?那么难道你不应该小心谨守,以便世界不能再迷惑你吗?

5)而且,这只不过是偶像崇拜,极其严重地轻慢了上帝——好像人能够在受造之物中找到自己的乐趣,或者好像全备的上帝必须拥有更多的东西。难道这样做不会冒犯上帝吗?难道不会收回自己的恩典吗?难道不会刑罚这些不义的儿女吗?难道不会让他们经历跑到破裂的蓄水池边求水那样的惨痛吗?

6)这个世界中最好的东西不过是利益、尊荣和享乐。亲爱的弟兄们哪,然而如果你仔细分析这些东西的本质,它们又有什么价值呢?

在你能够看见、闻到、尝到的东西里面寻找快乐,在污秽的刺激中寻找快乐都只不过是昙花一现。它大声地对你呼喊:你不可能在我里面找到快乐。你为什么要让自己的双眼专注于毫无意义的东西?你的灵魂仍旧是空虚的。我说过什么?空虚?你的灵魂充满了焦虑和童女所不应有的属世的污染。

这个世界的财富有什么意义呢?它们能给拥有者带来一丝一毫的益处吗?能使他更有吸引力,或者更荣耀吗?如果这些财富是以诚实的方式得到的,那么通常都是以极大的痛苦为代价才得到的;它们被小心翼翼地保存起来,这些不稳定的财富会插翅飞走,给人带来忧愁。这些财富通常都会使所有者谨小慎微,给他带来不满足的欲望、骄傲——还有灭亡。如果不是因为富有,有多少人本应该是很好的人啊!有多少人因为颈项上坠着像磨石一样的金块或银块而堕入永远的深渊里啊!总而言之,虚妄的尊荣是可憎的,约民必须厌恶它,必须像除掉衣服上的碳火一样快快地抛弃它。哦,罪人哪,除了你元首的尊荣以外,你还有什么尊荣呢?你必须披戴的尊荣并以此为满足。悄悄地以你自己的尊荣、赞美、夸奖、尊敬、爱戴、喜爱为行动的目标,这必将导致一切都以你自己为最终目的,这是偷窃本应属于上帝的东西,以你自己为上帝。这玷污了你所有的好行为,使你的灵魂忧伤,掠夺了你的自由,使你丧失了上帝的祝福。亲爱的弟兄啊,你在追求自我的过程中得到过什么呢?你的灵魂在智慧、学识、敬虔方面有所长进吗?一捆庄稼、一棵树、一块泥土、一个罪人、一个去往地狱的人,以及一个魔鬼的仆人问候你、向你鞠躬、敬拜你、尊重你、赞扬你等等,这些对你来说是非常重大的事吗?或者当一个敬虔之人,把你当作偶像来崇拜,并因此玷污了他自己的灵魂时——当这种爱本来应当集中在基督身上,他们的心本来应当单单仰望基督,如今却转向你,会发生什么事呢?如果基督的荣耀被偷窃了,的儿女变得败坏了,你会因此得益吗?既然你只不过是一个空空的口袋,那么你会高高兴兴地让自己充满空气、因骄傲而膨胀起来,并因此在上帝、圣天使和智慧的敬虔人眼中看为可憎的吗?你很快就会在上帝和众人面前成为嘲笑的对象,并为自己感到羞愧。用有智慧的纯正的判断仔细想一想世界上的一切荣耀、喜乐、益处,你就会发现它们既不适合你,也不会为你效力,而是于你有害的。所以,在主的恩约上有份的人啊,把这一切属世的东西留给属世的人吧,他们的产业在今生。你应该为那些上面的、看不见的、属灵的东西而活,显明你在这世上确实是客旅。你是君王的孩子,你的身份尊贵,不应该与乞丐同乐,不应该沉迷于属世的玩具。不要为此争辩,不要为此嫉妒任何人,不要为此寻求他人的帮助。对于你的尊荣、喜乐、益处而言,仅有基督就足够了。

第五,为了挑旺你过一个圣洁的生活,你当单单仰望你与之有约的上帝你的主。这应该多么有力地激励你啊!“那召你们的既是圣洁,你们在一切所行的事上也要圣洁;因为经上记着说:‘你们要圣洁,因为我是圣洁的’”(彼前1:15-16)。你当为此留心上帝的属性、旨意和尊荣。

1)想一想上帝的属性。上帝值得你全身心地为而活,值得你满怀爱慕、敬畏、自信以及侍奉之心委身于,一切行动都以为最终的目的。“万国的王啊,谁不敬畏祢?敬畏祢本是合宜的”(耶10:7)。“我们的主,祢是配得荣耀、尊贵、权柄的”(启4:11)。难道你在对主的卓越、威严、宝贵和圣洁没有鲜明印象的状态中生活得还不够长久吗?难道你在那种不晓得上帝本身就是过圣洁生活的最重要根基和动力的状态中生活得还不够长久吗?难道你在远离上帝的光景中生活得还不够长久吗?难道你没有忽视高举上帝、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承认、行事为人都在上帝面前吗?然而,既然你已经进入到与这位上帝的圣约之中,你现在必须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仰望上帝;如果你这样行,你就会发现这将改变你的面容,使你的脸熠熠发光,就像摩西与上帝在山上交谈之后面皮发光一样。保罗对此是这样说的:“我们众人既然敞着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好像从镜子里返照,就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如同从主的灵变成的”(林后3:18)。

2)要留意上帝的命令。上帝已经命令你要圣洁;这是上帝的命令:你们要圣洁。“你曾将祢的训词吩咐我们,为要我们殷勤遵守”(诗119:4)。你还没有结束按照自己的意志生活的状态吗?难道你还没有认识到受造之物应当使自己的意志与上帝的旨意联系在一起,并且他只能在这里面找到自己的福益吗?受造之物因着与上帝的各种各样的联系,对上帝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约民不仅不去完成上帝的旨意和命令,而且还抵挡它,在上帝面前做与此相反的事,难道你没有认识到这是多么可耻、多么可憎的吗?所以,你处于不顺服、使自己的心和耳背离上帝的律法、藉着放纵的灵满足于自己的情欲、不听从你良心里面上帝的声音这种状态中的时间已经足够长了。既然你还活着,既然上帝并没有离弃你,就对你有不同的要求。所以,当挑旺你自己的心!难道你不渴望敬畏主的名吗?你的内心难道不喜爱上帝的律法吗?所以,仰望那向你发布命令的,留心的旨意和诫命,留意你自己,这样你就会像顺服的儿女那样生活。

3)留意上帝的尊荣。约民的圣洁生活是为了荣耀上帝。“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在天上的父”(太5:16);“你们多结果子,我父就因此得荣耀”(约15:8)。家人举止得当,孩子们都效法父亲的美德,这是父亲的尊荣。此处也是如此。其他的人不能荣耀上帝;只有上帝的儿女是上帝为自己所造的,好述说的美德(赛43:21)。他们是耶和华所栽的,为叫得荣耀(赛61:3)。在全世界的眼中,他们是山上的城市,是灯台上的灯;所以每个人都应该这样认识到自己的身份。因此,如果你没有圣洁地生活,没有藉着高尚的生活显明你属灵的性情,或者你任凭自己与世界同流合污,以至于没有人能够从你里面看到任何胜过世界的事情,那么你就不是在为上帝的尊荣而活,反而给带来耻辱,上帝的圣名因为你而被亵渎了。然而,如果你在行为和真理上像真圣徒那样显明自己——轻看荣华富贵以及罪恶的宴乐,而是圣洁、公义、节制、谦卑地生活,温柔地爱慕和敬畏上帝——那么你就得到了一个快乐的特权,那就是上帝因你得荣耀了。因此,愿对上帝的颂赞常在你口中,愿你常诉说那召你者的美德。愿你在黑暗中,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如同明光照耀,你的愿望就是荣耀上帝。

第六,当考虑到其他人时,约民的圣洁是非常必要的。有一句非常好的谚语说:“言传不如身教”。我们难以用语言描述圣洁的生活能够发挥多么巨大的作用。有的人可能是这个世界上能言善辩、大有能力、很有恩赐的牧师,但是如果他的生活不圣洁,那么他的一切恩赐都只能是有害无益的。然而,生活圣洁的牧师把教导传入敬虔人的心里。对于每一位约民来说都是如此。所以,难道你用自己与世俗之人几乎一样的闲散生活蒙蔽众人的时间还不够久吗?你是否曾经麻痹他们,让他们以为别人的圣洁都和你的一样,以至于他们满足于与你类似的生活,因而仍然停留在尚未归正的状态之中呢?哦,如果只是这样,很多人还没有被你触怒,可是他们看见你在罪人聚集的地方,看见你和罪人一样欢笑宴乐,看见你和罪人一样哗众取宠、炫耀卖弄,看见你和罪人一样沉迷于虚妄的追求,看见你里面不再有灵和生命、对上帝的敬畏、光照、纯洁、爱心、谦卑、属天的心思意念,看见你没有舍弃属世的事情和自己的意志,你简直就和罪人一模一样!如果你在所行的一切事上都是真正属灵、毫不虚伪造作,那么他们可能已经悔改归正了。他们可能已经认识到自己的行为是不正确的——真正的属灵并不是他们以前所认为的那样。使徒彼得在《彼得前书》3章1节中阐明了这一点:“他们虽然不听道,也可以因妻子的品行被感化过来。”

一个敬虔人对于另一个敬虔人的观察要比人们所想像的仔细得多。如果那些被认为是伟大基督徒的人,在行事为人中只表现出来极少的灵性,在行为上倾向世界,那么其他的基督徒很容易效仿他的行为,最后人们就会忘记敬虔的榜样,很快与世界同流合污。这种负面的影响将会逐渐扩大,因而教会就失去她的荣耀和光彩。然而,如果基督徒们——无论他们伟大,还是渺小——过一个分别为圣的生活,脱离世界,单单仰望天堂,如果他们在自己的言语行为上都毫不矫揉造作地表现出真正的灵性,这会强有力地使别人认识到自己有罪,使他们感到羞愧,激励他们。这样的行为渗入到心灵和情感之中。这样值得效法的行为指导着人们,即使这个人不在也如同他在一样。无论走到哪里,他们身后都留下一串串圣洁的脚印。在恩典中的小孩子是那些成熟信徒的老师,而那些成熟的信徒是小孩子们的榜样。因此,教会赢得了荣耀和光彩,尊敬和喜爱。以这样的方式,耶路撒冷成了地上的颂歌,给基督带来荣耀。让每一个在这一圣约上有份的人都开始以这样的方式生活吧,那么我们就会看到一个人被另一个人点燃,就像一只蜡烛点燃另一只蜡烛那样。

 

12.圣经中关于圣洁生活的丰富应许(The Rich Promises of Scripture in Reference to a holy Life)

第七,主应许要因圣洁而赐下很多荣耀的东西。尽管上帝的荣耀是最终的目标,由此而生发出来的行动是最卓越最崇高的,但一个基督徒也必须容许自己因着上帝对于这件或那件事的应许而受到鼓舞。上帝愿意许下诺言,这对我们而言应该是值得高兴的。我们必须让自己受到上帝用来挑旺我们的方法的带领,我们应该和摩西一样认识并经历到,仰望上帝应许给我们的奖赏是一个甜蜜而又强大的动力。人若很少深思这些奖赏,那是很悲哀的。上帝应许要为圣洁而赐下奖赏;然而,是出于恩典这样做的,就像父亲对孩子所做的那样。“守着这些(诫命)便有大奖赏”(诗19:11)。如果你要问这奖赏有多么大,那么我的回答是:“上帝为爱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林前2:9)。上帝不仅会在来生赐给他们这些东西,而且还会在今生赐给他们其中的一部分。上帝赐给那些操练圣洁之人的奖赏是这些:

1)良心的平安。“爱祢律法的人大有平安,什么都不能使他们绊脚”(诗119:165)。圣洁与“锡安大道”(诗84:5)是同义词。行在这大道上的人步履坚定,心中经历奇妙的平安——上帝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腓4:7)。

2)甜蜜的喜乐。“秉行公义,使义人喜乐”(箴21:15);“我喜悦祢的法度,如同喜悦一切的财富。我要在祢的律例中自乐;素来以祢的律例为诗歌……这是我心中所喜爱的”(诗119:14,16,54,111)。在罪中,只有忧伤;而在圣洁中,只有喜乐。这是灵魂里面上帝的国度,这是预先品尝天恩的滋味。那些渴望喜乐生活的人,就让他去追求圣洁吧。

3)上帝对那些生活圣洁的人应许说,将要迎接他们,使他们得以与亲近,向他们启示自己。“祢迎接那欢喜行义记念祢道的人”(赛64:5)。下面的应许是值得特别注意的:“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这人就是爱我的;爱我的必蒙我父爱他,我也要爱他,并且要向他显现”(约14:21)。信徒还渴求别的什么呢?他还盼望别的什么呢?看哪,这正是上帝对那些遵守诫命之人的应许。《马太福音》第5章8节中也记载了这样的应许:“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上帝”。那些在成圣道路上不勤勉的人,不应该抱怨周围如此黑暗,他只看见了一点点上帝的光照。在其中喜乐的人,必定是在追求圣洁上勤勉的人。他将在内心里面经历到这些应许的应验。

4)上帝应许那些圣洁的人,他们将要在成圣的道路上成长进步。“凡属我不结果子的枝子,就剪去;凡结果子的,就修理干净,使枝子结果子更多”(约15:2)。敬虔的人活着不可能不成圣;对他而言,若没有成圣就是持续的死亡。然而,像厩中的乳牛,像棕榈树,像黎巴嫩的香柏树那样成长——那才是灵魂的喜乐。难道对于所有敬虔的人来说不是如此吗?所以,挑旺你自己,仰望天上的赏赐,在其中高兴欢喜,然后,藉着上帝必然会赐予你的长进,你就会被激发起来,竭力追求圣洁。这最初可能会是艰难的,但以后会变得更加喜乐,更加容易。

5)上帝应许要赐给那些在这个世界上舍己,轻看世界,爱慕并顺从上帝,认信基督,并因而追求圣洁生活的人永远的福乐。“惟独敬虔,凡事都有益处,因有今生和来生的应许”(提前4:8);“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可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因为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渴了,你们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留我住”(太25:34-35)。永远的福乐是最终的益处——哦,永无止境的祝福!哦,只有光明没有黑暗,只有生命没有死亡,只有喜乐没有忧伤,只有圣洁没有罪污!然而,上帝应许了这样的最终结局,是希望藉着这条高贵、美丽、荣耀、喜乐的成圣之路带领你。所以,你为什么还坐在那里不动,懒散地虚度光阴呢?你为什么还在绝望中沉沦呢?振作起来,努力向前,忘记背后,追求前面,这样才能抓住永生。

我们这样竭力挑旺你起来追求敬虔;然而,这是主在我们里面做工,让我们这样做。亲爱的读者,愿那位在别人里面做工,让他们既愿意去行,也确实去行的,也在你们里面做工,赐给你们这一切。阿们!

 

 



2Statenvertaling版中,《约珥书》第310节和《撒迦利亚书》第105节中都用的是“hero”,这个词按字面翻译是“英雄”;而在雅各钦定版中,这两处经文中分别用的是“strong”和“mighty 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