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宗神学论“正直”

--选择布雷克《改革宗灵修系统神学》,王志勇牧师 译

 

      在希伯来语中有好几个不同的词都表示正直的意思,每种表达都出自不同的角度。有yashar一词,意思是:直接,使正确,治理,使平坦。从这个角度而言,正直的意思就是,正如平坦达到一样,笔直向前,没有弯曲,引导行路人一直前行,达到目的地。这与英语中“正直”(right)一词的意思一致,就是公正,在正路上,以正确的方式行事。在希伯来语中表示“正直”的另外一个词是tom,源于tamam。这个词的意思是:完成,成全,完美。因此,正直使万事完美,为每个美德打上了最后的印记;没有正直,一切都是不完全的,都是无效的。另外一个词就是nakoach,源自nakach,意思是:为(for),针对(against),过(over)。因此,正直的意思就是追求所提议的目标,紧盯住不放,不偏离目标,既不偏左,也不偏右。还有一个词是emeth。当希伯来人谈及正直时,他们就说,“这是beemeth”,也就是合乎真理。这些词都是彼此和谐的。在希腊语中,有tognesion一词,意思是“合法生的”,因为只有源自正直的行为,才是从人合法地生出或发出的。还有一个词是aptharsia,真正的意思是“不腐败”,是指某物的纯正、纯洁,里面不含有腐败的因素,总是保持原样不变。另外一个词是elikrineia,所描述的是“能被阳光分别出来的”,因为正直能够忍受阳光,可以在阳光下观察。“行真理的必来就光,要显明他所行的是靠上帝而行”(约3:21)。

      正直是一种基督徒的美德,这是上帝藉着的圣言种在信徒心中的,由此他们诚心地遵行上帝的旨意。

      我们把正直界定为一种美德,它并不是一种只适用于某些具体处境的美德,乃是一种包含所有美德的普遍性美德。因此,人所做的一切,假如不是以正直相伴,也就是说,假如他不具备正直的美德,就都称不上是德行。何处缺乏正直,何处就缺乏完美。正直涉及到德行的方式,但是,即使行为不完全,仍然可能有正直可言。

      正直是基督徒的一种美德。在某些未归正的人身上,确实也有自然性的正直,并不是说他们的一切行动都是假冒伪善。当他们与人相交,行事为人的时候,确实有许多事情――就他们的宗教而言――是他们处于本心而行的。但是,他们却丧失了事情的本质,他们所行的只是表面上的东西,并没有触及心灵的倾向,他们的心灵既不是属灵的,也没有重生。他们心中并没有当有的属灵的目标。所以,在属灵的事务上,他们也是缺乏正直的,他们所行的不过是属血气的作为。假如主耶稣吩咐他们去行他们所不喜欢的事,他们就会像那个年轻财主一样忧忧愁愁地走开(太19:16-22)。但是,基督徒的正直却具有截然不同的性质,它具有不同的对象,发自不同的心灵,具有不同的目的,方式也不同。基督徒的正直来自与基督的联合,因此基督徒的正直就是效法基督,所以,这种正直被称为基督徒的正直。

      这一美德的主体就是信徒的心灵。在重生之前,上帝的孩子和其他所有人一样:瞎眼的、邪恶的、无能的、不情愿的,并且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但是,主把的灵赐给他们,主的灵光照他们,重生他们,使他们通过与基督联合而活过来,这样基督就活在他们里面,他们也活在基督里面。因此,在各种环境中,他们做一切事都是出于完全不同的原则,以完全不同的方式。正直的宝座既不在人的脸面上,也不在人的衣服上,更不在人的嘴里,也不在人的行为中,而是在人的心灵中。他们的悟性得蒙大光的光照,他们的意志拥抱那光所显明给他们的属灵之事,他们的情感渴慕那些属灵的事情,要得着它们,并且按主所喜悦的方式予以遵行。如此以来,它们就拥有一个内在的倾向,这一倾向在它们的面容、衣着和言语行为中发出光来。

      信徒是正直的。“正直人爱祢”(歌1:4;新译);“你要细察那完全人,观看那正直人”(诗37:37);“拯救心里正直的人”(诗7:10);“散布亮光是为义人;预备喜乐是为正直人”(诗97:11)。他们的正直体现在他们的行事为人上:“行为正直的,有公义保守,犯罪的,被邪恶倾覆”(箴13:6);“行为完全、遵行耶和华律法的,这人便为有福”(诗119:1)。

      正直的对象是上帝的旨意。的律法中,上帝向教会显明了什么是所吩咐的,什么是所禁止的。正直的人甘心乐意、高高兴兴地以此为上帝的旨意,不管是事物、方式、时间,还是地点,都不例外。这就是正直之人对上帝所启示的律法的方式。他的悟性努力查考这一准则,意志则予以爱慕,而在感情上则是予以追求。正直之人的唯一目标就是遵行上帝的旨意。他们以上帝的旨意为最终的依归,并没有其他任何隐秘的动机。“愿我的心在祢的律例上完全[1]”(诗119:80);“我要用智慧行完全[2]的道”(诗102:2)。

 

1.   正直的典范:诚实(The Pattern of Uprightness: Truthfulness)

正直的典范在于凡事按真理而行。彼拉多曾经反问,“真理是什么?”但他并不期待回答。但是,请你聆听什么是真理。首先,上帝是真理(申32:4)。就是真理、本质、生命、永恒、圣洁和荣耀。上帝是外面的一切真理的唯一本原。的工作是真理,的话语是真理。其次,主耶稣就是独一的真理(约14:6),因为是一切预表和影子的典范和实体。第三,上帝的圣言就是真理(约17:17),上帝的圣言就是当相信的对象,当遵行的标准。第四,在人心中也能发现真理。“祢所喜爱的是内里诚实;祢在我隐秘处,必使我得智慧”(诗51:6)。此处我们探讨的就是后者。真理与我们的悟性、心灵、嘴、工作和目的有关。

1)有悟性的诚实。因此,在圣灵的光照下,悟性就以与其精义一致的方式察觉、明白上帝所启示的事――就是藉着基督而得救的事。对事物的认识和事物本身就达到和谐。“……与敬虔真理的知识”(多1:1)。这就是“有基督的心了”(林前2:16)。“如果你们听过的道,领了的教,学了的真理”(弗4:21);“有基督的诚实在我里面”(林后11:10)。

2)有心灵的诚实,这是意志与那些当信奉和遵行的真理的相识。心灵与这一意志联合,因此就以渴慕之心相信并遵行这一意志。如此以来,上帝在其圣言中所启示的真理也成为他们心中的真理。“我何等爱慕祢的律法”(诗119:97);“按着我里面的意思,我是喜欢上帝的律”(罗7:22)。

3)有言语上的诚实,这是指言语与心灵的一致――正如前面所述,现在心灵已经得蒙光照,施行仁爱。当我们谈及神圣之事,告白真理,与人相交,根据事物的真相和我们内心的看见而表述事情时,我们的言语就与心灵一致。“我的口要发出真理”(箴8:7);“我说的是真话,并不谎言”(提前2:7);“各人与邻舍说实话”(弗4:25)。

4)有行为的诚实,这是指我们的脸色与言行,不管是在宗教事务上,还是在社会事务上,都与心灵一致,而心灵则晓得并热爱上帝在圣经中所启示的旨意。“我何等爱慕祢的律法,终日不住地思想”(诗119:97);“只是你们要行道”(雅1:22);“我要按真理知道他们的作为”(赛61:8;新译);“我见你的儿女,有照我们从父所受之命令遵行真理的,就甚欢喜”(约壹4)。当我们的目的与上帝的旨意以及我们的心灵、嘴和行为和谐时,我们的目的就是诚实的。谈及正直,特别要求我们的目的与我们所说的和谐,否则一切都是败坏的。邪恶的目的败坏好的方法,而邪恶的方法也败坏好的目的。“我若注重罪孽,主必不听”(诗66:18);“眼睛就是身上的灯。你的眼睛若了亮,全身就光明;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你里头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太6:22-23)。现在,当把这一切放在一起考虑,总之一定要和谐。如果一切都是和谐的,就有诚实可言;诚实就是正直的真正精髓。若是这种诚实有某种程度的缺乏,正直就没有发挥作用。

 

2.上帝:正直的本原(God: The Origin of Uprightness)

上帝是正直的原因,因为上帝赐人亮光,使人明白真理;赐人渴慕,使人爱慕真理,并把真理赐给人的心灵。因此,只有发自在灵命上活着的心灵的行为,才是真正正直的。“我要按真理知道他们的作为”(赛61:8)。大卫承认这一定是从主而来的,所以他就向主祈求。“愿我的心在祢的律例上完全”(诗119:80)。尽管上帝直接改变人的心灵,但仍然使用的圣言作为改变人心的工具。“求祢用真理使他们成圣;祢的道就是真理”(约17:17)。

   我们已经说明了这一美德的本质,每个人都当操练这一德行。上帝吩咐亚伯拉罕当如此行,也吩咐藉着信心为他孩子的一切人都当如此行。“你当在我面前作完全人”(创17:1);“你要在耶和华你的上帝面前作完全人”(申18:13);“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太10:16)。你的心灵会发自内里确信这一要求是正当的,是你当尽的本分。但是,当你转向你自己的时候,把我们在前面所说的真理当作一面镜子自照,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你属于正直人吗?要向那些不正直的人说明他们所处的悲惨的状况,使他们由此可以知罪,这是非常必要的;惟愿这能成为使他们归正的管道。对于正直的人而言,使他们认识到自己在正直方面的不足,也是大有必要的。

 

3.假冒伪善:未归正者的罪(Hypocrisy: The Sin of the Unconverted)

首先,假如你仍然出于未归正者的状态,那么你就属于假冒伪善者。假如你不藉着耶稣基督的面认识上帝,你的心在上帝面前怎能成为正直呢?假如通向救恩的正路对你而言仍然是隐藏的;假如你既没有内在的愿望,也没有内在的渴慕,藉着基督进入上帝的正道,行在圣洁之路上;假如你并没有把自己的脚步放在这样的正道上,仍然是悟性黑暗,心灵刚硬,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你又怎能行正直之路呢?你心中的一切都是败坏的,完全与上帝和的旨意为敌,因此,不可能有任何正直可言。即使你的目的和某些行为――不管是在社会方面,还是在宗教方面,哪怕是极其虔诚――与你的心灵是和谐的,仍然没有正直可言,因为心灵本身不正,所以与心灵和谐的一切也是不正的。即使你不是一个假冒伪善的人,你仍然在上帝面前不正直。

其次,假如你在所行的一切事上都是寻求你自己,假如你千辛万苦只是追求荣誉、爱情和得益,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你行事为人违背自己,那你就是坦率承认自己是假冒伪善的人。你很少省察自己,对于自己的两面三刀已经习以为常,当你如此行的时候,你甚至自己都意识不到。所以,现在我们要把你的生活描述一番,向你说明你在社会和宗教生活方面的本相。

1)就其社会生活而言,假冒伪善的人仿佛是从该隐那里领受了教育。他对别人甜言蜜语,把别人引出来,目的就是要杀害他。他从扫罗那里学到了骗人的伎俩,抬举别人,目的就是要使他陷在网罗里,或者是用许多的恩宠来加以笼络:“我要把我的女儿给大卫,让她成为大卫的网罗。”他向约押学习,一边向别人表达自己的喜乐,关心询问对方的情况,然后再把杀人的利器刺进对方的心脏。押沙龙教导他如何安排宴席请人赴宴,然后趁机杀死暗嫩。犹大也是他的老师,教导他如何用亲嘴的方式把别人出卖。大卫用以下的词来描述这样的人:“他们与邻舍说和平话,心里却是奸恶”(诗28:3);“他们喜爱谎话,口虽祝福,心却咒诅”(诗62:4);“他的口如奶油光滑,他的心却怀着争战;他的话比油柔和,其实是拔出来的刀”(诗55:21)。

2)在宗教方面,当教会看重敬虔的时候,教会中就会充满假冒伪善的人。假如那假冒伪善的人离开教会的讲坛该是多么好啊!假如见不到那些拼命靠自己的力量研读圣经的人该多好啊!这人之所以如此苦读是为了获得学者的名望,尽管事实上还没有成为如此。如果他的良心向他指出他的动机是错误的,他就坚持说,在获得这样的名望之后,他就能够更好地造就他人,他这样来安抚自己的良心。另有人如此追求,目的在于让人说他雄辩滔滔,第三种人之所以如此行,乃是为了让人钦佩他,他的声音美妙,他的恩赐丰富,能够把人带到狂喜的境界,能够使人禁不住热泪盈眶。第四种人,在祷告的时候仿佛已经进入天堂,讲道如天使一样。但是,这一切都不过是为了获得名望,赢得人们的尊重和喝彩。出了教会的讲坛,这样的人就会问他们到底在多大程度上使人开心。如果有很多人来听讲,如果会众很有感动,如果人们说:“这真是一个了不起的牧师”,他们就大得安慰。他们喜欢与那些赞美他们,把他们当作偶像崇拜的人在一起。魔鬼能把自己变成光明天使的模样,因此,他的仆人也能披戴上以利亚的毛衣和施洗约翰的衣衫,目的就是哄骗人(撒13:4)。当然,有的人比别人伪装得更好。在日光之下,再也没有比一个假冒伪善的牧者更可憎可恶的了。

刚才我们谈的是牧师,现在我们来谈教会中的会员。假冒伪善的人观察到敬虔之人怎样行,他就加以效法,目的就在于使别人把他也当作敬虔之人来尊重。如此以来,恶事就在人外在的表现上看不到,不能说谁这样行就是假冒伪善的人,因为这样以来假冒伪善的人就会避免这样。因为他并不愿意让人知道他是一个假冒伪善的人,而是愿意让人都认为他是一个敬虔之人。因此,那些诽谤敬虔者的人,他们把敬虔者称为假冒伪善的人,但他们否认自己是假冒伪善的人,因为对于人的良心而言,很显然,每个人都当追求敬虔,每个人都当向敬虔之人那样生活。假冒伪善的人试图模仿敬虔――而且正是因为假冒伪善的人想方设法以敬虔者的形像出现――那些真正拥有这种表现本质的人,就是真正的敬虔。

当然,假冒伪善者的邪恶还是在于他的心灵的目的:他并没有努力成为他希望表现的那样。他既不是敬虔之人,也不想真正敬虔,不过是想得到敬虔之名罢了。一旦有了敬虔之名,他就心满意足,也晓得如何利用这敬虔之名来满足私欲。为了得到这种敬虔之名,他们殷勤地参加教会生活。不管环境如何,他必定出席,人必定会见到他在那里。他去听牧师讲道,这是敬虔者最喜欢听的,然后特别找一个别人都能看到他的地方坐下。唱诗的时候,他也会把诗歌本拿在手里――即使一个词不读,他也照拿不误。他也会抬高自己的声音,但他这样做并不是激发自己和他人赞美上帝,而是让他人听到他的声音是多么美妙,或者是他对诗歌的旋律是多么熟悉。因此,领唱的人还没有开始他就会唱起来,在结束的时候,也是他最后才停下来。在祷告的时候,他会用力低头,或者干脆站起来。在祷告期间,他会想方设法发出叹息之声,在祷告结束之后,他会揉揉眼睛,仿佛在祷告的时候他哭了。在讲道的时候,他给别人的印象是非常集中注意力,间或才站起来。他的眼睛紧紧盯住牧师,仿佛他把牧师嘴里所发出的话都吸收了,也就是说吃进去了。间或他打开自己的圣经,把一页折起来,仿佛他正在把一节经文标出来,尽管实际上离牧师所引证的经文相差十万八千里。同时,他暗暗地向两边看,看看是否有人注意到他留心听道,尽管他对讲道一点也不在意。他或许在数算窗上的方格子,管风琴有多少管子,或者是在看讲台上雕刻的东西。当执事前来收集奉献的时候,他就假装没有注意到,直到执事走近,他仍然假装执事打扰了他的注意力。如果他奉献一个硬币,他就选一个最薄的,这样它所发出的声音就会像一个银币一样。如果他给的多一点,他就希望钱所发出的声音能够响彻整个教堂。在敬拜结束之后,我们这些假冒伪善的会员就会离开,手里拿着圣经,拜访这人那人,目的就在于让人知道他刚从教会里出来。他会说牧师的讲道很好,对他很有造就,尽管他一句也说不出来,然后他就抱怨自己记性不好。

当假冒伪善的人祷告或读一章圣经的时候,他们就一定要声音大,好让别人也能听到,即使他们在街头上也是如此。假如他们晓得有牧师来做家庭探访,他们就一定会把圣经打开,有时旁边还要放上两三本书。他们会正在读经,即使牧师来到,他们也没有注意到,虽然牧师已经进入了房间,对于他们如此集中注意力读经感到大吃一惊,他们仍然继续读下去。他们与敬虔者结交,并且对别人讲说他们与其他敬虔者彼此很熟悉。有时他们用特定的方式来摆放他们的头部,以特别的方式来衡量敬虔者所说的话(仿佛他们对敬虔之人的话特别注意一般),他们甚至模仿某些敬虔之人不经意地养成的坏习惯。他们对于外在的东西非常在意,在责备别人的时候显出一幅高超的样子。他们的嘴中总是在抱怨教会的败坏。他们认为自己能教导牧师如何讲道以及当讲什么,不管是哪一位牧师,哪一次讲道,他都有话可说,特别是对于那些敬虔之人极少听到的事更是添油加醋。

假冒伪善之人的所作所为就如乞丐一样:有人这样装假,有人那样装假,每个人都对自己的乞讨术最精通。同样,假冒伪善的人也是各有千秋。有的人的假冒伪善颇为粗糙,让人能够识别。有的人则是善于伪装,即使最敬虔的人也被他骗过。有的人把假冒伪善的艺术学得如此精通,甚至把他们自己也骗了,他们不再留意自己的内心,认为自己确实是真心实意的。假如有可能的话,他们甚至连上帝也要欺骗,但这是他们不可能做到的。假冒伪善的人啊,羞愧吧!我自己极不情愿把你揭露出来,目的就是使你悔改,假如有可能的话。

为了使你悔改,请考虑以下方面:

1)你自己是何等可憎的怪物啊,因为若是论起人的真正意义而言,你自己甚至不是人!你所行的一切令人作呕,令人憎恶,实在邪恶。你更像魔鬼,不像人,你自己不为自己感到害怕吗?

2)你对于那些诚实的人而言,不管是在宗教上,还是在社会上,是何等地可憎可恨啊!不要认为你永远也不会暴露。也许你一时能在宗教和社会方面给人留下正直的印象,但是不久人们就会发现你的真像,那时你就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受藐视的人。即使你一直不被人发现,你除了得到一捧苍蝇之外还有什么呢?

3)你最终不得不面对的是上帝,上帝是认识你的。完全晓得你,注意到了你邪恶的目的,也注意到了你各种假冒伪善的花招。你在上帝的眼中是多么地可憎啊!请听大卫对此所说的话:“说谎言的,祢必灭绝;好流人血弄诡诈的,都为耶和华所憎恶”(诗5:6)。

4)约伯问:“不敬虔的人虽然得利,上帝夺其命的时候还有什么指望呢?”(伯27:9)。答案就是:“凡忘记上帝的人,境况也是这样;不敬虔人的指望要灭没”(伯8:13);“不敬虔的人被战兢抓住”(赛33:14)。在《马太福音》23章中,耶稣共有八次向那假冒伪善的人发出了咒诅。一个假冒伪善的人是不会得救的,他将在地狱中承受那无法承受的苦境,因为当圣经上警告不敬虔的人要下地狱时,就说他们将与那些假冒伪善的人在一起。“重重地处置他,定他和假冒伪善的人同罪,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太24:51)。

如果你是不正直的人,是假冒伪善的人,就当心中牢记,现在就当悔改,免得后悔晚矣。“有罪的人啊,要洁净你们的手;心怀二意的人啊,要清洁你们的心”(雅4:8)。

 

4.真正的信徒:本质上正直(True Believers: Upright in Principle)

真正的信徒在本质上是正直的,因为:

1)他们有属灵的亮光和生命,与上帝的性情有份,耶稣已经在他们心中成形。

2)他们认识到自己的过犯,就为此而忧伤,并承认自己的罪,藉着信心寻求在基督的宝血里罪得赦免,然后继续与罪争战。

3)他们一直关心自己是否正直,因为他们并不信靠自己的良心,他们晓得自己心中各种败坏的冲动。他们把自己的心灵带到主的面前,祈求说:“上帝啊,求祢鉴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试炼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里面有什么恶行没有,引导我走永生的道路”(诗139:23-24)。

4)根据正直一词的一般性和普遍性含义,就事情、时间和地点而言,他们在本质上确实是正直的,这是没有例外的。不管他们是犯这个罪,还是那个罪,这都不合乎他们心灵的意愿,罪使他们感到忧伤。是的,在隐秘处,他们比在人面前更正直,他们的心灵在本质上比其所表现出来的更正直。他们可以也敢这样对主说:“我一心寻求了祢,求祢叫我不要偏离祢的命令。祢一切的训词,在万事上我都以为正直,我却恨恶一切假道”(诗119:10,128)。

这一切都是正直的证据。当信徒发现他们心中的不足,担心自己是否正直时,就可以凭借这些证据支持自己,安慰自己。当然,他们一定要为自己的不足和过犯而谦卑自己。为此,我们希望把他们的错失显明在他们的面前:

1)反思我们对假冒伪善者所说的一切,省察你自己是否在这个方面或那个方面有罪。

2)想一想是否有某个意图突然浮现,与你的良心争战,而且占了上风。或者你试图用伪造的理论来安抚自己的良心,说这事也有好的因素在内。但是,目的却不纯正,而是夹杂着对自我的寻求,因此心灵、面容、言语以及行为有不和谐的地方。

3)要注意你败坏的性情是不是一直向你提示别有用心的动机,比如说,没有强烈地追求时刻牢记正确的目的;当注意你身上残余的败坏是否已经充分地治死、制伏;当注意我们是否粗心大意,没有留意省察我们的内心;当注意在某些情况下我们有没有为魔鬼的试探留下空间,并没有恳切地与之争战,在祷告中予以抵挡。如此败坏就不断得力,促使我们寻求自我的动机升起。有时虽然魔鬼诱使我们寻求自我,这些试探并没有任何果效,没有带来任何损害就被摆脱了。有时魔鬼控告我们,当然这样的控告是欺骗性的,牠控告我们在完成某项特定的事情时,我们所想的是自我,因此就拦阻了善事的成就,魔鬼这样的控告给人带来搅扰。信徒若是不晓得魔鬼的诡计,就会认为他确实在这件事情中寻求的是自我,从而受到搅扰,几乎在所有的事情上都受到控告。他不断地说:“这就是我为什么做这件事的原因,”在一个不同的环境中就说:“我现在做这件事是出于这样的原因。”但是,如果信徒晓得这是来自魔鬼的攻击,他就不会因此而受到搅扰,而是继续做他当行的事,即使他像那在暴风骤雨中赶路的人那样,他也会毅然前行。虽然如此,败坏的性情和隐秘的动机仍然会经常浮现出来。

4)如果我们行事有偏颇,也与正直相悖。这并不是说,即使在那些最美好的工作中,也会发现的不足之处,就使一个人成为不正直的人。然而,如果我们做事心不在焉,漫不经心,不冷不热,怠惰迟缓,并没有怀着圣洁的目的尽心、尽意、尽力地去行,事情虽然是完成了,我们仍然是不正直的人。我们的想法、意志、活动以及对自我的寻求搅合在一起,如此以来事情虽然完成了,但却是以三心二意的方式完成的。请考虑是否你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了这样的罪。假如真是如此,你当晓得:

1)虽然就你本人而言,在基督里你仍然是上帝所悦纳的,但上帝并不喜悦你的缺乏正直

2)你的缺乏正直很快就会被别人发现,尤其是那些敬虔之人。如果他们是坚固的基督徒,他们就会为此而难过;如果他们在美德上很微弱,他们就会厌恶你,对你很反感。

3)对于那些属世的人而言,敬虔就会成为可疑之事,并且因为你的缘故,敬虔之人也会大受诽谤。那些属世之人就会说以下的话:“看,他们就是这样的人,一群假冒伪善的人。”

4)你自己的良心也会受到搅扰,在一切事上都必缺乏自由。

因此,你当在上帝面前大大谦卑自己,为自己不正直的罪而忧伤,并且因为对你自己心中和行为上的邪恶的认识而使自己厌恶自己,使你由此可以惧怕这种不正直的罪。唯愿你更加迫切地抵挡不正直之罪,努力以正直为念。

 

5.劝勉人明白正直的必要性The Necessity of Being Exhorted to Be Upright)

当下定决心做到正直,要调整自己的行为。首先,正直是基督徒绝对不可缺少的特征之一,基督徒确实是正直的。“正直人爱祢”(歌1:4;新译)。圣经上讲到约伯的时候说:“那人完全正直,敬畏上帝,远离恶事”(伯1:1);谈及大卫:“我在面前作了正直人”(诗18:23;新译);谈及希西家:“耶和华啊,求祢记念我在祢面前怎样存完全的心,按诚实行事,又作祢眼中看为善的”(赛38:3);谈及挪亚:“挪亚是个义人,在当时的时代是一个完全人”(创6:9)。在各种美德中,正直都是不可缺少的方面。正直也是祷告中必不可少的:“上帝是个灵,所以拜的,必须以心灵和诚实拜”(约4:24);谈及信心:“但命令的总归就是爱,这爱是从清洁的心和无亏的良心、无伪的信心生出来的”(提前1:5);谈及爱:“爱人不可虚假”(罗12:9);谈及整个心灵的倾向:“愿赐平安的上帝亲自使你们全然成圣。又愿你们的灵与魂与身子得蒙保守,在我们主耶稣基督降临的时候,完全无可指责”(帖前5:23);谈及我们整个的信仰:“所以我们守这节不可用旧酵,也不可用恶毒、邪恶的酵,只用诚实、真正的无酵饼“(林前5:8)。既然正直在基督徒的本身及其工作中有不可缺少、不可分离的特征,假如我们不以正直之心做事,那有什么价值呢?

其次,对于一个基督徒而言,正直既是值得渴望的,也是当有的,因为我们不得不面对的上帝乃是纯粹的光明,惟独鉴察人的肺腑肚肠,我们无法欺骗,丝毫的偏离都晓得,所要的是内在的诚实,的眼目看顾诚实(耶5:3),喜悦那些行事正直的人(箴11:20)。与这样的上帝相交难道不要求诚实吗?我们所信靠的主耶稣是完全正直的,的嘴中没有任何诡诈。圣灵住在你的心里,你的心就是圣灵的殿堂,而圣灵则是真理的圣灵(约14:17),带领的孩子们进入真理(约16:13)。假如你行事败坏,偏离正直,就会使圣灵忧伤。你是藉着上帝的圣言重生的,上帝的圣言就是你的食物,是你生活的标准,而上帝的圣言就是真理(约17:17);你所做的一切都合乎诚实吗?你心中那属灵的生命,你所具有的上帝的形像,“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弗4:24)。因此,在你的属灵生命中,你当追求正直的原则,顺从属灵的引导,正直地行走在鉴察万有的上帝的面前。要保证你的行事与你的名字相称。

第三,正直是一个非常优美的装饰,而不真诚则使一个人可能具有的一切美德都成为卑鄙的。然而,正直则使其他所有美德都成为荣耀的,给敬虔增加了光彩,使得正直之人既被世人所爱,被敬虔之人爱戴,并得蒙上帝的钟爱。

1)他们会得世人的爱戴。虽然他们或许嘲笑敬虔的人,但他们确实尊重那些正直的人。他们说:“他们都是一群假冒伪善的人;但他却是真诚、正直的人,我愿意和这样的人同死”(尽管这极有可能是出于自爱,不愿意被别人欺骗)。正直人的话他们能听得进去,正直人即使不说话也能赢得他人。如果敬虔之人都发出正直之光,那么这个世界上的敬虔该是何等的光彩奕奕啊!

2)对于敬虔之人而言,他人的正直也是宝贵的;他们不愿意与那些两面三刀的人在一起(诗26:4)。他们的眼目宁愿看那些诚实、正直的人(诗101:6)。即使有人在本质上已经是重生之人,但是假如他的正直为自爱所充斥,敬虔之人也不会与他同行。他们确实愿意爱他们,与他们甜蜜同行,和他们商商量量,但他们的内心有抵制的情绪。他们的心不能与他们联合,这使得他们劳苦、忧伤。然而,一见到正直之人,他们的心立刻与之联合,敬虔之人喜欢与正直的人在一起,并且因为他们的同在而得到造就。吕底亚用正直作为理由劝保罗:“你们若以为我是忠心侍主的,请到我家里来住”(徒16:15)。

3)然而,最重要的是,上帝自己也喜爱正直之人。“行事正直的,为所喜悦”(箴11:20;新译)。我们喜爱观看那些我们所爱的人,同样,圣经上写着主也是如此:“正直人必得见的面”(诗11:7)。正直人不害人,他们并不愿意用邪恶的手段来帮助自己。他们的盼望就是,主“拯救心里正直的人”(诗7:10)。上帝收养那些正直人为亲密的同伴,赐给他们特别的仁慈。“耶和华啊,谁能寄居祢的帐幕?谁能住在祢的圣山?就是行为正直,做事公义,心里说实话的人”(诗15:1-2)。主使那些正直人的心快乐。“散布亮光是为义人;预备喜乐是为正直人”(诗97:11)。如果有什么事情能激励你,这就是当激励你的。因此,当为人正直,因为人人都喜爱正直人,而假冒伪善的人则为所有人所恨恶。

第四,上帝根据他们的正直来衡量的孩子们。主的旨意就是今生今世不使的孩子们达到完美的境地。此处的一切都是部分性的,他们天天都在许多事情上跌倒。但是,根据他们内在的正直,他们仍然被称为正直人。藉着这一正直,他们的一切软弱都在基督里被遮盖。大卫曾经犯过大罪,因为有时他是在这个方面做得不对,有时是在那个方面做得不对。但是,由于他的正直,圣经上仍然写道:“因为大卫除了赫人乌利亚那件事,都是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一生没有违背耶和华一切所吩咐的”(王上15:5)――因为在那件事上,大卫的举止是假冒伪善的。对于亚撒的罪而言也是如此。“亚撒一生却向耶和华存诚实的心”(王上15:14)。对约沙法的责备最后就是:“然而,你还有善行,因你从国中除掉木偶。立定心意寻求上帝”(代下19:3)。希西家祷告说:“凡专心寻求上帝,就是耶和华他列祖之上帝的,虽不照着圣所洁净之礼自洁,求至善的耶和华也饶恕他”(代下30:18-19)。在基督里,如果你存真正正直的心行在上帝面前,上帝就会宽恕你的缺陷。因此,为人正直吧!

第五,正直能够使我们更加自由地完成自己的本分。让那些假冒伪善的人惧怕光明吧,让黑暗成为收容他的地方吧,让他因为预料遇到反对而惧怕做任何事情吧,让他因为上帝所降下的每一个瘟疫而恐惧战兢吧,而正直人则坦然无惧,他们能够为上帝的事业奋然前往,他们必会像雄狮一样,他们必会尽自己当尽的本分。面对各种诽谤和危险,他必会坚定不移,因为他有内在的自由,他预知上帝必从外部帮助他。“我断不以你们为是,我至死必不以自己为不正。我持定我的义,必不放松,在世的日子,我心必不责备我”(伯27:5-6);“我若像亚当遮掩我的过犯,将罪孽藏在怀中:惟愿有一位肯听我,看哪,……愿那敌我者所写的状词在我这里,我必带在肩上,又绑在头上为冠冕。我必向你诉说我脚步的数目,必如君王进到他面前”(伯31:33,35-37)。正直会使一个人坦然无惧。即使他遇到激烈的反对,他也必不害怕,因为主要帮助正直的人,这是有关的应许:“耶和华的眼目遍察全地,要显大能帮助向心存诚实的人”(代下16:9)。一个正直的人并不需要别的兵器,只要有正直就够了。

第六,正直使人安然而居,使人在死的时候有安慰。假冒伪善的人总是生活在烦躁之中,担心自己被别人发现。要用一个假冒伪善的事来遮掩另一个,需要花费很多的心思。但是,一个正直的人有良心的平安,他坚定不移,对自己有确信。“我们所夸的是自己的良心,见证我们凭着上帝的圣洁和诚实,在世为人不靠人的聪明,乃靠上帝的恩惠,向你们更是这样”(林后1:12)。而且,假如死亡的时候到了,想起我们以往所犯的罪,但可以安慰我们的是,我们的心在上帝面前一直是诚实的。“耶和华啊,求祢记念我在祢面前怎样存完全的心,按诚实行事,又作祢眼中看为善的”(赛38:3)。

 

6.正直之道(The Means of Uprightness)

因此,你当通过持续的操练,热切地追求这种正直的倾向,努力达到这种完全正直的心态――这样以来,正直就会自然而然地发出,在你所行的一切事上都展现出来。

1)在上帝面前承认你自己内心的败坏,同时表明你对这种败坏的恨恶憎嫌,表明你追求正直和诚实的愿望。

2)承认你自己的无能,承认你自己无法使自己的心灵达到、保持正直的状态。但是,也要承认上帝既有能力,也有怜悯,能够把这一美德赐给你。所以,你当来到主的面前,把你的这种愿望和自己的贫乏摆在面前。为正直之心向主祈求,恒切地恳求,谦卑地祈求,说:“愿我的心在祢的律例上完全,使我不至蒙羞”(诗119:80)。当你这样祈求的时候,仰望主耶稣,已经为你赢得了圣灵和生命,并把这些功德分配给你。来到主的面前,牢牢抓住所作出的应许,必使我们的工作都按真理而行(赛61:8)。

3)仔细注意你的心,一旦你的心倾向虚伪,就当立即进行抵制。不管有多大的伤害或羞辱临到你,都要坚定不移地行在正直中。

4)假如你做了什么不真诚的事,就当对此思考一段时间,使你能够深深地为此忧伤,并且使你将来能更加谨守。

5)继续行走在主的面前。感受到上帝的全能和同在,乃是使人正直的强大工具。因此,“你当在我面前做完全人”(创17:1)。

6)当你这样前行的时候,要不断地把你的注意力集中在上帝真理的圣言上。努力理解其属灵的含义,真理必使你得自由。在你与真理同行的过程中,你会不断成长,就这样进入天国。“行为完全,遵行耶和华律法的,这人便为有福”(诗119:1)。

 



[1] 荷兰文译本翻译为:Laat mijn hatr oprecht zijn tot uwe inzettingen,意思是:愿我对你的律例有正直之心。

[2] 荷兰文译本翻译为:den oprechten weg,意思是:正直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