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宗神学论“勇敢”

--选自布雷克《改革宗灵修系统神学》, 王志勇牧师 译

 

在应许和得着所应许的事物之间有很多的时间流逝,这肯定是在盼望的预期之中的。不仅如此,中间还会有仇敌的诸多反对。所以,操练望德的人,要忍受这一切,要胜过各样的障碍,就需要英勇无畏。所以,在谈了望德之后,我们就加上属灵的力量或勇敢这一章。

属灵的力量就是心灵临危不惧的坚定性,这是上帝赐给祂的儿女的,他们由此保持对获得上帝所应许的恩惠的活泼盼望,胜过对各种危险和抵挡的惧怕,毫不动摇地进行争战,顺服上帝,勇敢地坚持到底。

以下的格言颇有道理:好事多磨(Ardua quae pulchra)。不管是世上的事情,还是属灵的事情,都是如此。那些将要获得的属灵事物是极其美好的。但是,那些并不明白的人既不会为之烦扰自己,也不会为之担当风险。这种坚韧,即使世人认为有固执之意,仍然是一种杰出的美德。对基督徒而言,这是一种使上帝悦纳的装饰,对于世人而言是可敬的,对于个人而言则是有益的。这是一种上帝所要求的美德,圣经中经常劝勉信徒,当“刚强壮胆“,说的就是这种美德。

勇敢位于信徒的灵魂、悟性、意志、感情中,这些方面都与勇敢有关。虽然勇敢要施行出来,也离不开身体的活动,但勇敢本身并不是身体的活动,而是灵魂的活动。勇敢不仅仅是一种悟性的活动(就是用悟性观察到这种美德的美丽之处),而是所有的官能都有参与。勇敢不是一种偶然参与的活动,而是一种心灵的习性,是一种习惯性的倾向和能力,在一开始的时候是由上帝注入的,但在圣灵的影响下充分施行出来。“他必不怕凶恶的信息;他心坚定,倚靠耶和华。他心确定,总不惧怕”(诗112:7-8)。未归正者的心灵并不具有这种力量,因为他们在各样的善行上是可弃绝的(多1:16)。他们没有应许,没有信心,没有盼望,也没有内在的属灵的生命。他们能有什么属灵的力量和勇气呢?只有重生之人才是真正勇敢的人,他们具有我们刚刚所提到的――是未归正者所不具有的。“义人却胆壮像狮子”(箴28:1)。对于那些蒙召为圣徒的人,使徒保罗说:“要作大丈夫,要刚强”(林前16:13)。

在勇敢这一美德上,对象与目标是一致的。勇敢与当获得的善和当胜过的恶有关。上帝向祂的子民在身体和灵魂方面应许了很多的益处,条件就是要根据上帝所吩咐和命定的方式来获得。在属灵方面勇敢的人深知上帝所设立的蒙恩之道,并热爱遵行,他们相信上帝的应许,盼望这些应许成全在他们身上。从这个角度出发,他开始努力追求,想方设法予以领受。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会遇到很大的抵挡:丧失名誉、财产,甚至生命。一个人会遭遇羞辱、轻视、嘲讽、仇恨、各个方面的反对、贫穷、疾病和各种形式的苦难。这一切都有可能生发惧怕,因为惧怕而使他全部或部分性地停止努力。但是,属灵的勇气不会屈服,而是更加顽强地持守到底。这种勇气不会为任何事物摇撼,甚至也不以性命为念(徒20:24)。如此而行的时候,灵魂或许遭受属灵的荒漠和打击。信心或许受到攻击,盼望动摇,前后摇摆,因此内在的骚动常常使人无法承受。但是,勇敢之人会继续前进,仿佛视而不见,继续保持勇气,如勇士一般继续争战,保护自己,打击敌人。但是,另外还会有仇敌出现,这仇敌比前者更有影响力,他就是老亚当。老亚当阿谀奉承,蛊惑人心,使人偏离正道。他在这里绊倒,在那里失落,重伤累累,又在灵魂中受到致命的伤害。当作的善事忽略了,不当作的恶事却做了,这使得属灵的战士对自己一时的状态难以置信,使得他感到绝望,变得心灰意冷。然而,属灵的力量超越这一切。如果信徒不能挺直地背负自己的重担,就会匍匐背负,如果他一时屈服,他会继续站立起来,以新的勇气继续投入战斗。如果他无法看到自己的出路,他仍然信靠主耶稣,把结果交托给祂,决心坚持到底,不管代价如何。假如敌人太过强大,他被仇敌胜过,他仍然竭尽全力,绝不投降,即使在战斗中处于最不利的地位,他也会继续战斗。因此,属灵的勇气既要面对善况,也要面对恶事。

 

1.属灵力量的本质(The Essence of Spiritual Strength)

属灵力量的本质就在于心灵的勇敢坚定。首先要有活泼的盼望。所盼望得到的益处是值得渴慕的,这就使得他们能够忍受一切的烦扰。盼望赐下诸般应许的上帝是信实的,是可靠的,使应许的获得成为一个确定无疑的事实,因此,信徒在这个方面越坚强,他的勇气就越强大。

其次,属灵力量的本质在于胜过惧怕。人的天性就是害怕受苦,想方设法回避受苦。但是,勇敢的人胜过惧怕,因为他认识到要得到所渴慕的益处别无他途,同时他也认识到一切抵挡都不会胜过他,都不会拦阻他达成目的,因为有全能者站在他这一边帮助他。这样惧怕就消失了。“耶和华是我的亮光,是我的拯救,我还怕谁呢?耶和华是我性命的保障,我还惧谁呢?”(诗27:1)。“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诗23:4)。

第三,属灵力量的本质在于坚持完成自己的本分。这就在于勇敢地踏上带领人得着所盼望的益处的道路,同时等待有可能遭遇到的一切。这样,一个人就倚靠上帝和基督,靠着上帝的帮助而毅然前行。

这三者组成了心灵的勇敢坚定。请在以下的经文中注意这种倾向:“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吗?是困苦吗?是逼迫吗?是饥饿吗?是赤身露体吗?是危险吗?是刀剑吗?……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上帝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罗8:35,37-39)。

 

2.属灵力量的本原(The Origin of Spiritual Strength)

这种力量的本原就是上帝。“凡仰望耶和华的人,你们都要壮胆,坚固你们的心”(诗31:24);“疲乏的,祂赐能力;软弱的,祂加力量”(赛40:29)。

这就使得我们确有必要更加仔细地查明在这个方面上帝是如何运作的,祂是如何运用各种次因性的工具而使人活动的。

首先,上帝赐给人清楚的异象,使人认识到最终得到的荣耀,也就是说最终获得的益处。祂向人们显明,这种获得是一个已经明确的不会改变的事实。人的悟性越是能够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目的,其属灵的力量就会越大,并且也越是强烈地显明出来。在主耶稣身上就是如此:“祂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来12:2)。在摩西身上也是如此,“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因他向往所要得的赏赐”(来11:26)。

其次,上帝使人确信祂的帮助和支持,把祂与此有关的应许印在人的心上。“你不要害怕,因为我与你同在;不要惊惶,因为我是你的上帝。我必坚固你,我必帮助你;我必用我公义的右手扶持你”(赛41:10)。信徒藉着信心领受这些应许,并藉着这些应许来坚固自己。人在暴风雨中发现自己很弱,无法站立,就牢牢抱住一个柱子或一颗树,由于柱子或大树是不动的,这样人也能站立得稳。同样,勇敢之人牢牢持守来自主的力量,从而保持坚强,不至屈服。“让他持住我的能力”(赛27:5)。大卫当初就是这样做的。“大卫却倚靠耶和华祂的上帝,心里坚固”(撒上30:6)。

第三,主向他显明一切抵挡的局限、藐小和无能。世人的尊荣,他们的爱心,此世的美物,看来荣耀华美的一切,实际上都不过是虚空而已,他可以丧失这一切,仍然保持喜乐(来3:17-18)。主向他显明,祂就是他的福分,是他至足的福分(哀3:24),而这世界上的一切美物与祂相比不过是粪土而已(腓3:8)。祂向他显明,世人的仇恨、邪恶和迫害不过是一袋空气,既不能改变,更不能偏离上帝的旨意,贫穷、困苦等等不过是至暂至轻的(林后4:17)。由此灵魂得以坚固,甚至“为基督的缘故,就以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为可喜乐的”,因为当他们软弱的时候,他们就刚强了。他们就这样在患难中高兴欢喜,使基督的能力覆庇他们(林后12:9-10)。

第四,主向他们显明他们正在经历之事的美善和公义,向他们显明是祂吩咐他们这样行,最终的原因不是他们,而是祂。这使得他们在争战中勇猛无畏。他们为基督的缘故抵挡仇敌,他们为基督的缘故在战场上受伤,他们视之为自己的荣耀。这在当初曾经使得使徒们,以令人惊奇的方式,坦然无惧地在公会面前说话(徒4:13),他们遭受鞭打,在离开的时候却“心里欢喜,因被算是配为这名受辱”(徒5:41)。

第五,主向他们显明那些压迫他们之人的不虔不义。他们承认主是公义的审判者,由此就认识到主恨恶他们的迫害者,恨恶他们所行的事,恨恶他们的目标。因此,主要亲自与他们争战,根据他们的罪恶报应他们。这使得他们大有勇气,对迫害者发出得胜的欢呼:“有耶和华帮助我,我必不惧怕,人能把我怎么样呢?万民围绕我,我靠耶和华的名必剿灭他们”(诗118:6,10)。当初大卫与歌利亚争战,歌利亚怒骂主,大卫就是这样靠主而欢欣鼓舞的(撒上17:45)。

第六,主也向他们显明祂从前在身体和灵魂两个方面给他们提供的帮助。祂仿佛在说:“当你认为一切都失落了;当你已经给自己下了死亡的判决;当不公义的事情在你的生活中占了上风,你的信心受到试探,你的盼望几乎是到了尽头,你的灵命变得麻木不仁,你真的认为’一切都晚了,再不会有什么转机了’,那时我不是常常拯救你吗?”这一经历会给你带来极大的力量。“祂曾救我们脱离那极大的死亡,现在仍要救我们,并且我们指望祂将来还要救我们”(林后1:10)。

第七,主安慰处于争战中的灵魂,使他们内心确信主的恩典。祂仿佛对人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我是你的上帝,我饶恕你的一切罪,爱你,用我的大能保守你,将来使你得永远的荣耀,这一切还不够好吗?我已经这样行,将来也必这样行。我不会离开你,也不会离弃你。你当刚强壮胆,我必与你同在。你所担心的恶事既不会,也不能把你所惧怕的结果加在你身上。即使出现你所担心的事,我也会赐给你充分的力量来承受,并且最终使你得益处。’你从水中经过,我必与你同在;你趟过江河,水必不漫过你;你从火中行过,必不被烧,火焰也不着在你身上’(赛43:2)――我必与你同在。当刚强壮胆,英勇战斗。”当人受到这样的安慰时,就会如鹰得到了飞越高山的翅膀,奔跑而不疲乏,行走而不衰竭。

第八,有时绝望也使人产生力量――这是最令人感到惊奇的。如果由于惧怕,你畏缩退后;如果你在一切方面都放弃投降;如果你处于最卑贱的状态,在沮丧之中完全向十字架降服;如果你在各样事情上都随波逐流,效法世界;如果在面对逼迫时,你把自己隐藏起来,假冒伪善,否认真道;如果你在各个方面都是随从自己的邪情私欲,看来已经完全被私欲征服。注意,那时隐藏在你心中的生命就会显明出来,你就会从你的软弱中得力量。你必会“软弱变为刚强,争战显出勇敢”(来11:34)。正如火一样,越是被周围的严寒或他物压制,就越是猛烈地爆发出来,信徒也是如此。良心复兴,信心也变得活跃起来,惧怕消失了,因为他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失去了――不可能更坏了。如此以来,他会再次浮现,显明他基督徒的样式。他会比以前更坚固。软弱的人会说:“我有勇力”(珥3:10)。这样的现象有时我们在那些否定真道的人身上见到,也就是说,他们收回对真道的否定,忍受烈火的煎熬,比那些一直保持稳定的人更有勇气。

 

3.属灵勇敢的效果(The Effects of Spirtual Courage)

属灵勇敢的效果就是在争战中勇敢得胜,顺服上帝,坚忍到底。不管是能力,还是倾向,如果没有化为行动,就是无用的。上帝已经把祂的恩典赐给祂的孩子们,目的就在于此――不是让上帝的恩典始终潜伏不动,隐藏在他们的心中,而是运用上帝的恩典积极作工。尤其是当机会来临的时候,更不能让这种勇气始终处于隐藏状态,而这样的机会总是有的。仇敌总是与信徒心中的恩典争战,目的就在于彻底消灭这种恩典,或使其无法发挥作用。主的诫命总是围绕着信徒,吩咐他们行什么,禁止他们不要做什么。因此,要发挥这种属灵的勇气,总是有机会的。

首先,信徒会在争战中坚忍到底。基督徒必须始终处于戒备状态,因为他是在争战的教会中。魔鬼、世界和肉体的情欲这三大敌人总是在蠢蠢欲动,不断地向他的生命发动攻击。因此,他必须不断地抵挡他们。主在圣经中吩咐我们:“要努力进窄门”(路13:24);“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地争辩”(犹3);“要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持定永生”(提前6:12)。

1)在争战时,某种值得拥有的东西处于危险之中,此处这种值得拥有的东西就是今世属灵的生命和来世永远的福乐。仇敌起来攻击,就是想要窃夺信徒属灵的生命,并且拦阻他把这种生命展现出来。

2)信徒晓得仇敌――他晓得仇敌是谁,晓得仇敌的目标是什么。信徒确实熟悉魔鬼、圣经和肉体的情欲这三大仇敌,当然仇敌也认识他们。

3)心中有仇敌。信徒的心中有两种截然相反的性情,彼此都想把对方驱逐出去,彼此拦阻对方,互相争夺对方的快乐、因此,这两种性情是不会互相容忍的。

4)在这场争战中,各施巧计,为的是要赢得优势。仇敌非常狡猾,利用各种机会,因此,基督徒虽然驯良像鸽子,也当灵巧像蛇。

5)也有暴力的运用。仇敌大有力量,他们在身体和灵魂两个方面都无所不用其极。信徒自身力量卑微,但是,靠着全能上帝的帮助,他们就能全方位地抵挡仇敌,在任何事情上都不屈服。

6)这场争战有最终的结局。在这场争战中,有时这方占上风,有时那方占上风,但信徒最终要得胜有余。

既然基督徒有这样的仇敌,就需要力量和勇气,这两者他都需要运用。胜过惧怕之后,他就用属灵的兵器向仇敌进攻,勇敢地突破他们的营垒,把仇敌践踏在脚下。

其次,勇敢之人并不以击退敌人为满足,而是勇敢地顺服上帝,坚忍到底。他就像约沙法所做的那样,高高兴兴遵行耶和华的道(代下17:6)。在隐秘处,他本于自己与上帝的关系,作主让作做的事,并藉着他的行为,在外部显明他确实是一个基督徒。他作他需要作的,说他需要说的。不管那些狗如何狂吠,他都不为之所动,并且让他们知道他不会受他们的影响。他勇敢地前行,使仇敌投降,他和大卫同说:“作恶的人啊,怒骂离开我吧,我好遵守我上帝的命令”(诗119:115)。这就是属灵的勇敢的本质。

 

4.未归正者:缺乏属灵的勇敢(The Unconverted: Void of Spiritual Valor and Courage)

我们已经说明了属灵勇敢的性质。这是一面镜子,向那些未归正的人显明,他们完全不具备这种属灵美德,同时也使那些敬虔之人晓得,他们在这一美德上也是不够的。

首先,对于恩典之约属灵与永恒的惠益,未归正者既没有份,也不渴慕。他们没有应许,没有盼望,也不想获得应许或盼望。所以,也没有仇敌从他们身上夺走这些福分。就这一方面而言,他们是与魔鬼、世界和肉体的情欲和平相处。如果他们遇到麻烦,这些麻烦都是与获取、保守世俗之物有关。如果涉及到约束自己不犯罪,那只不过是他们的良心与意志之间的争战。如果他们对于自己是否得救感到困惑,那是因为上帝在他们的心中宣告,若不悔改,就必被定罪;有时这种定罪已经开始。无论如何,在他们身上绝没有因为从主耶稣领受力量而发出的勇气。

其次,当他们正在或即将从事某些外在的宗教活动时,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不冷不热,软弱无力的,只不过是为了安慰他们自己的良心,或者得到某种外在的东西而已。假如他们不需要外在的宗教行为就能获得,那么,即使最微不足道的事情也能吸引他们离开他们的宗教活动。即使他们这样做了,就活动本身而言,对他们也是负担,令他们感到厌倦,他们做起来就像驴子和乌龟一样慢慢吞吞。

第三,也有些人得到一些亮光,有某种悔改的倾向,敬虔度日,认信福音真道。但是,当某种小事出现,有可能给他们带来伤害和羞辱;或者是教会遭受逼迫,面临监禁、火刑、绞刑、刀剑,或被遣送到船上服苦役,这时,惧怕就会临到他们,拦阻他们前行,使得他们开始掩饰自己,说:“停下吧,已经够了!”那种出于爱上帝,爱属灵的益处而征服恐惧的勇气何在呢?

第四,有些人害怕下地狱,希望死后升天堂。他们也认识到天堂之路,但他们并不晓得如何行走此路,于是,他们就陷在绝望和沮丧之中。这使得他们的一切活动都停顿下来,剩下的只是焦虑、恐惧的心。或者他们任凭自己放纵邪情私欲,驱散自己的沮丧之情,并且以此使自己的良心麻木不仁。或者他们自杀,从而跳进他们自己所惧怕的地狱之中。

第五,也有些人在某种程度上具有与属灵的勇敢类似的倾向。但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他们加入敬虔之人的团契,因为受到义人的爱戴而欢喜。他们说话目中无人,责备他人,与人争辩,也颇有韧力,既不害怕伤害,也不害怕羞辱。但是,他们这种勇敢既不是因为对属灵惠益的热爱,也不是来自确定的盼望,或者是靠从基督所领受的力量,更不是因着对上帝的顺服。只不过是一种愚妄的激情,什么危险也不害怕――或者是因为不晓得危险是什么,或者是因为幻想危险既不存在,也不会来临。也许是为了寻求他们自身的荣耀,仿佛是在说:“看看我对主的热心。”或者他们生来大胆,厚颜无耻,这就是促使他们如此行的主要因素。他们虽然看来勇敢,却没有正确的目的,也没有与基督联合,也没有靠着基督所赐给的力量而行动,而且也缺乏基督徒的审慎。所以,这并不是属灵的勇敢,而是罪恶的愚顽、伪装和无耻。

假如我们以上所揭发的就是你的本相,就当晓得你既没有属灵的生命、信心和盼望,也没有属灵的勇敢。既然努力的人得着天国(太11:12),既然不按规矩斗拳就不能得冠冕,既然只有赛跑的才能得奖赏(林前9:24),你怎会得救呢?你既是懒惰的、胆小的、鲁莽的、愚拙的、粗心的、无耻的、放肆的,你能成为什么样的呢?其次,你当牢牢记住上帝对你这样的人所说的话:“把这无用的仆人丢在外面黑暗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太25:30)。写在《启示录》中的话将要临到你身上:“你既如温水,也不冷也不热,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启3:16);“惟有胆怯的……他们的分就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启21:18)。

 

5.责备敬虔者勇力不足(The Godly Rebuked for Their Deficient Strength)

现在我要对你们敬虔的人说话。其实,我更愿意安慰你,但我不能容忍罪,因此必须向你说句责备的话,使你可以好转。你已经认识到属灵勇敢的本质,这就已经显明了你自己在这方面的不足。我们将深入一步,使你憎恶其不义和罪恶,从而摆脱你自己在这方面的不足。

首先,许多人很少用时间来思想救赎的恩惠,圣经中把这些恩惠一一列明,就是为了使我们努力获得这些恩惠。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我们应当默想永远的荣耀,知道这种荣耀远远胜过世上一切令人渴慕、喜爱的东西,这样就会激励我们渴慕获得这种荣耀,作为我们唯一的救恩。今生今世就存爱心、敬畏和顺服与主同行,使心灵超越那可见之物,得见那不可见之物,这是何等令人愉悦的事啊!但是,在这一方面,我们却一直是粗心大意,因此,获得这种荣耀的渴慕变得越来越脆弱,而那种要获得可见之物的属血气的欲望则是越来越大。结果,将来的荣耀这一目标就没有强烈地推动我们行动起来。既然我们的心盯在各种各样的事物上,就没有那么专注地集中那一件当集中注意力的事情上。这样,我们的心就不会在属灵的事物上找到满足感,除非有现世的东西来补充。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这是各样烦躁和软弱的本源。

其次,因为我们在属灵勇敢方面的不足,我们就会既不晓得仇敌的存在,也认识不到魔鬼像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我们就不会意识到,世界正在想方设法地窃取我们的心灵,或者是通过爱抚的方式,或者是通过冷淡的方式,从而使我们陷入无法摆脱的网罗之中。我们就不会意识到,我们败坏的性情不断地拦阻我们行善,并且诱惑我们犯罪。这也会使我们更加粗心,不能保守我们已经拥有的,获取重生的性情所喜欢拥有的。我们不怕我们当惧怕的,这样我们的双手就会下垂,我们的双膝就会发酸。

第三,那时我们就会不断丧失对我们人生目的的看见,开始把眼目集中在世俗的事物上,惧怕就会抓住我们的心。我们惧怕那我们不当惧怕的。预见到的伤害和羞辱,许多人邪恶的造谣中伤,贫穷,迫害,死亡,以及与我们自然的性情相反的一切,都会极大地引发我们的惧怕之心,即使有人劝勉我们刚强壮胆,也不会有什么作用。“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太10:28);“你们这小群,不要惧怕”(路12:32);“为什么胆怯呢”(太8:26);“应当一无挂虑”(腓4:6)。虽然有这些真理,但我们仍然为目前的处境而恐惧战兢,更为将来而感到担心惧怕。这种惧怕使我们丧失了勇气,使我们不能尽自己当尽的本分,使我们偏离正道,做不合宜的事情。有属灵的勇气的人胜过惧怕,而我们这本当勇敢的人却被惧怕胜过。我们任凭自己被仇敌羞辱,勇士在争战中灭亡。那勇敢的坚定何在呢?

第四,我们在各种属灵的活动上软弱不堪;也就是说,在祷告,胜过仇敌(尤其是我们身上残余的败坏),操练美德等方面――这些都是我们所在的环境不断要求我们做的。我们仍然从事某些活动,因为属灵的生命仍然存在。但是,这一切都是以懒懒散散的方式进行的,仿佛是非常繁重的事,而且时断时续,一开始所具有的那种热情逐渐变得非常冷淡。我们没有以大丈夫的风范坚持顺服上帝。一个暂时性的十字架就会立即使我们沮丧不安。如果事情没有按我们所希望的方式进展,我们对于自己灵命处境的信心就立即软弱下来。我们就会怀疑上帝的爱,怀疑上帝是否垂听我们的祷告,怀疑上帝的护理之功。一切都变得杂乱无章,我们仿佛是半睡半醒,或是几乎崩溃的样子。“你在患难之日若胆怯,你的力量就微小”(箴24:10)。

虽然上帝的孩子们如此不结果子,不冷不热,担心惧怕,但上帝仍然不会把那些落在未归正者身上的审判临到他们身上。尽管如此,他们仍然需要脱离这样的罪,“因这些事,上帝的愤怒必临到那悖逆之子”(弗5:6)。另外,缺少勇气给他们带来的是烦躁不安和灵命上的焦虑,这使得他们在各种各样的罪中越陷越深,使得仇敌更加强大,长期地掳掠他们。假如任凭自己没有热心,就不会胜过这种罪。“殷勤不可懒惰;要心里火热,常常服事主”(罗12:8);“你们要发热心,也要悔改”(启3:19)。

 

6.劝勉人当勇敢(Exhortation to Be Courageous)

因此,所有敬畏主的人,我要鼓励你在争战中当刚强壮胆,若是你发现自己处于仇敌的轭下,几乎没有抵挡之力,即使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去抵挡也没有什么果效,请你用心聆听,甘心乐意地让你的心灵被振奋起来。

首先,请听主的话,让祂激发你的心志。拉撒路听到基督的声音,就从死里站了起来,惟愿你也会从那种不冷不热的怠惰中活过来,焕发高尚的勇气。这就是上帝对你所说的话:“你们当刚强壮胆,不要害怕,也不要畏惧他们”(申31:6);“务要警醒,在真道上站立得稳,要作大丈夫,要刚强”(林前16:13);“对胆怯的人说:你们要刚强,不要惧怕”(赛35:4);“所以,你们要把下垂的手、发酸的腿挺起来”(来12:12)。

其次,你在争战中不当刚强壮胆吗?要通往天堂,除了在争战中刚强壮胆,别无他途。这是上帝所命定的道路:“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创3:15)。你进入基督的国度,置身于祂的旌旗之下,就是选择了这条争战之路。或者用另外的方式来说,就是:你或是离弃圣约,就像一个叛徒一样,离开自己团队所归属的旗帜,离弃上帝、天堂和其余的一切;或是勇敢地战斗,征服魔鬼和他的同谋、世界以及其中的一切,连同罪及其各样的邪情私欲。在你的一生中,要天天甘心乐意地勇敢地投入战斗,你就必须以那荣耀的冠冕为宝贵,珍惜属灵的生命和上帝的同在,在上帝的旨意中寻找欢乐。不要让这成为你心灵上的重担,认为:“我必须全副军装,一生一世都要这样争战吗?我必须一生一世都当这样竭尽全力吗?这实在没有什么乐趣,我是无法坚持到底的。”你必须以天国为宝贵的,否则你必定会离弃天国。但是,一定要晓得,如果你确实信靠,勇敢地争战并不是一个繁重的任务。总是打打停停,或者势均力敌,使得争战的结果并不明朗,这才是繁重的任务。然而,当你战斗的时候,如果能够不断前进,攻城略地,连连得胜,使仇敌不断蒙羞,这是使人喜乐的事。如果你调整自己,根据自己的力量,勇敢地争战,就会这样――不管你是作为婴孩、小子还是成年人参战。你之所以如此惧怕争战,是因为你并没有勇敢地前进;事实上,因为懒懒散散,粗心大意,缺乏严肃,你就为仇敌提供了胜过你的机会。这使得同谋更加猖獗,而你则变得更加软弱。所以,当昂首挺胸走主的道,勇敢地投入战斗。务要抵挡魔鬼,魔鬼就必离开你逃跑了。

第三,当思考你的灵命状态,这也会促使你刚强壮胆。主已经拣选你得救,已经把你从仇敌的权势下拯救出来,呼召你,如同当初从迦勒底召出亚伯拉罕,从埃及召出以色列人一样。祂已经把你安放在祂爱子的国度里。你已经从上帝而生,称为上帝的后嗣,王的儿女(诗45:9,13),王(启5:10)。你现在所拥有的是自由的灵,是王的灵(诗51:12),你有狮子的心(箴28:1)。主已经使你“如骏马在阵上”(撒10:3)。而且祂在5节中对你说:“他们必如勇士在阵上,将仇敌践踏在街上的泥土中”(撒10:5)。他们就是那些不惧艰险勇敢前进的人,大地在他们的脚下颤抖,“因为耶和华与他们同在;骑马的也必羞愧”(撒10:5)。这就是说,就是步兵也会砍倒那些骑兵。难道你还会任凭自己被魔鬼、世上卑鄙的小人或污秽的败坏征服吗?一个国王是绝不会任凭自己被一个微不足道的士兵俘虏的。所以,你当刚强壮胆,与自己的灵命状态相称,不要向那卑鄙的仇敌屈服投降。不要忘记你高贵的出身,免得你给自己的祖先带来羞辱。

第四,当密切注视仇敌的本质和力量,这会使你更加勇敢。他们非常邪恶,既不会容忍善有丝毫的表现,也不会容忍属灵生命有丝毫的活动。你越是向他们屈服,他们就越会得寸进尺,向你提出更多的要求,他们的力量也会越发强大。他们既不会停止作工,也不会感到疲倦,直到把人的身体和灵魂都拉到地狱里去。他们直接反对威严圣洁的上帝,反对你所钟爱的主耶稣。你能眼见他们如此,加以忍受,还保持清洁的良心吗?另外,他们是卑鄙的、邪恶的、可憎的。一想到他们,有谁不会义愤填膺呢?你会任凭自己被他们所胜吗?他们已经被主耶稣征服了,因为主耶稣已经伤了魔鬼的头(创3:15;来2:14),已经胜过了世界(约16:33),已经胜过了罪的权势(罗6:2,14)。因此,他们既不能伤害你,也不能从你的头上拔下一根头发。见到半死的仇敌在扭动就害怕,实在是怯懦之至。因此,不要任凭你自己被这邪恶、卑鄙、无能的敌人胜过;相反,当勇敢争战,把他们践踏在你脚下的泥土中。当调整你自己,就像为约拿单拿兵器的那个人一样,他跟随约拿单,在他后面争战,杀死了众多敌人。跟随主耶稣吧,因为祂已经行在你的前面,祂已经在你前面击杀仇敌。你可以把仇敌赶向祂。所以,在争战中当刚强壮胆,你已经是胜券在握。

第五,注意,每个人的眼睛都在盯着你,留意你在争战中如何行。你已经和仇敌一同进入战场,而旁观者则站在四周见证这场争战。一边站的是你的王,与圣天使和信徒一起观看。他们的心与你同在,他们愿意你成为得胜者。基督的事业就是你的事业,而你的事业也是基督的事业,他们的事业。如果你得胜,他们就会高兴欢喜,大有荣耀。另一边则是魔鬼和世界。他们咬牙切齿,想通过胜过你来破坏基督的大业。你会在争战中脆弱不堪吗?你会任凭自己在众人面前被征服吗?基督就是这场争战的见证者,祂邀请众人来看你的勇气,激励你刚强壮胆,难道你要使这种羞辱临到基督身上吗?难道天使(假如有可能)和众圣徒都要因为你而蒙羞痛苦吗?难道你要任凭仇敌得胜吗?你怎敢来到你的王面前,抬头看祂呢?不当如此,绝不应当这样。你当如勇士一样刚强壮胆,使基督可以为你夸口,正如主夸赞约伯的坚定一样(伯1-2)。

第六,承认你自己的力量,看看那些帮助你的人,那些全副武装的弟兄们。当然,你并不是生来就有什么力量,但是,既然你已经重生,你就略有一点力量(启3:8)。你既然已经领受了基督的力量,这就成为你自己的力量,因此,你藉着那加添你力量的基督,凡事都能做(腓4:13)。所以,当运用这种力量,冲入敌军,与祂一同跳过墙垣,抓获敌人(诗18:29)――因为祂以力量为你束腰,教导你的手争战(诗18:32,34)。所以,当高兴欢喜:“在那帮助我的人中,有耶和华帮助我,所以我要见那恨我的人遭报”(诗118:7)。

第七,思想那些在你前面争战的人,想一想最终的结局对他们何等有益。现在他们作为得胜者佩戴冠冕――《希伯来书》11章所列举的那些信心的勇士就是如此。“弟兄们,你们要把那先前奉主名说话的众先知当作能受苦能忍耐的榜样。那先前忍耐的人,我们称他们是有福的。你们听见过约伯的忍耐,也知道主给他的结局,显明主是满心怜悯,大有慈悲”(雅5:10-11)。想一想保罗:“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提后4:7-8)。想一想那些和你生活在一起的信徒――他们是如何根据自己的力量而争战的。难道这一切都不能激发你的勇气吗?你若是得见这样的一位大君王,参加这样威武的大军,周围有如此众多的勇士,他们都已经决定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主耶稣,战斗到死――你难道不会勇敢地参战吗?

 

7.上帝对勇敢的战士的应许(God’s Promises for Courageous Warriors)

第八,当认真地把上帝赐给那些勇士的应许牢记在心。当你投入战斗的时候,上帝会供应你的一切需要。“要等候耶和华!当壮胆,坚固你的心!”(诗27:14)。

1)主会使信徒更加清楚地认识到所应许的恩惠的宝贵性,并且对它们有更加活泼的盼望。

2)祂向他们显明敌对者的有限性和软弱处,使信徒的眼界可以超越仇敌,在争战之前就已经把自己视为得胜者。

3)祂向他们显明祂以前对他们的帮助。

4)祂安慰他们,鼓励他们。

5)祂消除他们对敌人的惊恐。

6)祂给他们注入力量,以力量为他们束腰,使软弱的信徒也可以说:“我是刚强的。”主把荣耀的冠冕应许给他们。请思考在《启示录》2至3章所记载的应许:“得胜的,我必将上帝乐园中生命树上的果子赐给他吃。……必不受第二次死的害。……我必将那隐秘的吗哪赐给他,并赐给他一块白石。……我要赐给他权柄制伏列国。……我又要把晨星赐给他。……凡得胜的必这样穿白衣,我也必不从生命册上涂抹他的名;且要在我父面前,和我父众使者面前,认他的名。……我要叫他在我上帝殿中作柱子,他也必不再从那里出去。我又要将我上帝的名和我上帝城的名,并我的新名,都写在他上面。……我要赐他在宝座上与我同坐”(启2:7,11,17,26,28;3:5,12,21)。凡事渴慕这些荣耀的人,都必须通过勇敢地争战而获取。所以,勇敢地投入争战吧。

 

8.对这一争战的最后指导(Final Directions for this Warfare)

我们当好好地调整自己,以适宜的方式投入这场争战。“人若在场上比武,非按规矩,就不能得冠冕”(提后3:5)。

首先,当从头到脚装备好自己。保罗教导我们当用什么兵器。“所以,要拿起上帝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所以要站稳了,用真理当作带子束腰,用公义当作护心境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当作预备走路的鞋子穿在脚上。此外,又拿着信德当作盾牌,可以灭尽那恶者一切的火箭;并戴上救恩的头盔,拿着圣灵的宝剑,就是上帝的道;靠着圣灵,随事多方祷告祈求”(弗6:13-18)。

其次,在这场争战中,你当防备:

1)粗心。不要认为,当你有好的意向时,就已经得胜了。这样的意向很容易丧失活力。不要认为敌人已经消失,因为他在暗中埋伏。所以,“务要谨守,警醒“(彼前5:8)。

2)沮丧。当仇敌对你来说过于强大,争战太激烈,上帝又远离时,不要灰心丧胆。因为你如果灰心丧胆,就等于丢下武器,拱手投降(不要期望从敌人那里得到什么怜悯)。所以,你当倚靠从上帝领受的力量,当信靠上帝无谬的应许:“你当刚强壮胆”(书1:6)。

3)骄傲、夸耀自己的力量。当牢记彼得所说的话:“众人虽为祢的缘故跌倒,我却永不跌倒”(太26:33);“我就是必须和祢同死,也总不能不认祢”(太26:35)。如果我们骄傲自大,就会马上被打败。所以,“不可自高,反要惧怕”(罗11:20)。

第三,在这场争战中:

1)当谨慎自守,不要越过上帝为你设定的疆界。不要做超出你的范围,超出你的能力的事。不可鲁莽行事,不可因为感情冲动而做什么。不要自以为你自己智慧充足,总是要首先寻求主的计划――不管事情大小,不管环境如何。一个婢女就足以使彼得跌倒了。在某些特殊事情上,当寻求敬虔之人的建议。“惟智慧人肯听人的劝教”(箴12:15);“你们要谨慎行事,不要像愚昧人,当像智慧人”(弗5:15)。

2)能逃离就逃离,对于某些场合,如果你可以逃离就尽量逃离,特别是那些常常网陷你的场合。为了避免犯罪,就避开使人犯罪的机会,除非蒙召去行,否则就不参与,这样的人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

3)特别要抵挡那个你最喜欢犯的罪,这个罪是你的本性最喜欢的,并且与你的呼召有关系。苗头一出现的时候就当谨守,因为那时最容易抵挡。教育孩子当从摇篮开始,当擒拿尚小的狐狸,除掉那败坏最美好的香料的死苍蝇。

4)总是在基督里寻求庇护,因为祂是太阳,祂是盾牌(诗84:11)。当你任凭自己的心偏离基督时,仇敌的利箭就会立即射中你。在这方面当以大卫为榜样:“耶和华啊,求祢救我脱离我的仇敌!我往祢那里藏身”(诗143:9)。

5)不停地祷告,因为你所有的力量都是从主而来,当上帝要行某事的时候,祂想听到人的请求。“总要警醒祷告,免得入了迷惑”(太2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