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中国公民的一封信

 

“公义使邦国高举,罪恶是人民的羞辱”(箴14:30)

 

夜深人静,梦中醒来,遥想上帝的创世大能,耶稣基督的救赎洪恩,想到灾难深重的中国,其中的十几亿人占世界总人口的六分之一,但大部分人仍然不信真神,崇拜自我,惟利是图,在黑暗中摸索;今生劳苦愁烦,来生堕入永远的沉沦。口中哀叹,忧心如焚,不能入睡,悄悄起床,为中国祈祷,有感而发,成文如下。

我们中国人-人格的卑贱,道德的颓废,精神的疲软,经济的落后,政治的腐败,信用的低劣,文化的媚俗,人心的诡诈,诸多此类的问题,困扰灾难深重的中国已经数百年了。问题的症结到底何在呢?

是因为人口众多吗?不是!新加坡、日本超过中国的人口密度;是因为资源贫乏吗?不是!瑞士、比利时这些国家并没有黄金、钻石、石油等丰厚的自然资源。是因为中国民族的劣根性吗?不是!在东南亚,在欧美,在各个领域取得卓越成就的华人比比皆是。是历史漫长所导致的包袱吗?不是!历史传统是各个国家和民族都加珍惜、引为自豪的财富。是因为科技的问题吗?不是!我们也造出了原子弹、氢弹,卫星导弹,宇宙飞船。是因为朋党之争吗?不是!党派的冲突各国皆有,即使欧美各个宪政国家,也是党派林立,派中有派。是因为制度的问题吗?不是!孙中山先生也曾经在中国引进宪政和民主制度,但是,中国人似乎更喜欢有个救世主式的明君,不喜欢受宪法约束的总统。是缺乏信仰吗?不是!中国人的信仰还是很丰富的,有信仰马克思唯物主义的,也有源远流长的道教、佛教、儒教,三教九流,丰富多彩。此时此刻,肯定有基督徒说,是因为缺乏基督教,是因为中国信耶稣的人少。也不是!其实,有多种途径表明,中国似乎是一个基督教大国,有数千万基督徒。但是,为什么中国目前仍然面对重重的危机呢?为什么中国目前的道德处境使人人自危呢?关键在于纯正的基督教信仰在中国远远没有扎根,基督教会在中国并没有发挥光与盐的作用。

中国的问题在于罪的问题。“公义使邦国高举,罪恶是人民的羞辱14:30)罪使得外国人欺负中国人,罪也使得中国人自己欺负自己人。长期以来,占中国人口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中国农民,一直充当二等公民的角色,连最起码的迁徙自由都没有。农民进城不仅受到城市居民的歧视,如非办理一定的手续,缴纳一定的费用,还难逃警察的搜查、追捕、罚款和劳教。更有甚者,连生儿育女也非要经过政府颁发准孕证、准生证方可,这更是旷古奇闻了。这一切无非都是中国人自己利用手中的权力,借助各种堂皇冠冕的科学理论和政治口号、法律工具来欺负自己的同胞。罪使得个人的良知麻木,罪也使得一个民族丧失智慧和良知。要了解目前中国人的真实处境,不是在官方的报纸上,也不是在御用学者的文章中,最好是看民间流行的顺口溜。有一段大陆流行的名为“十级公民”的顺口溜,形象地描绘了目前中国人所处的政治、经济和道德处境。

 

一等公民是公仆,子孙三代都幸福;二等公民搞承包,吃喝嫖赌全报销;

三等公民搞租赁,汽车洋房带小;四等公民大盖帽,吃完原告吃被告;

五等公民手术刀,割开肚子要红包;六等公民是演员,扭扭屁股也来钱;

七等公民搞宣传,隔三差五解解馋;八等公民方向盘,上班下班都挣钱;

九等公民是教员,鱿鱼海参认不全;十等公民老百姓 学习雷锋干革命。

 

罪的问题在于人心的问题。圣经上说得非常清楚:“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耶17:9)惟独藉着福音的传讲,使罪人悔改归向上帝的真道,遵行上帝的圣约与律法,中国之道德才能得以重建,中国才能成为一个真正蒙福的国家,才能成为世界的明灯和祝福。

我向那些世上在位掌权的人说,不要把基督教、基督教会和基督徒看成是洪水猛兽。如果国家不保护纯正的真道,就会有各样的秘教在民间大肆泛滥。正如明朝末年的白莲教起义,清朝末年的太平天国运动,近年来现代中国盛行的法轮功一样

我向那些世上的知识分子说话,不要把基督教仅仅当成一种文化现象。要从自己悔改作起。中国历朝历代的知识分子不乏像鲁迅先生这样的良知之士,“我以我血荐轩辕”。但是,人本主义文化已经走到了尽头,文化大革命就是典型的写照。

我向中国所有良知未的人呼吁,认真地研究基督教,尊重所有人的基本人权。有人说二十一世纪是“人权”的世纪。但是,“人权”的根基何在呢?圣经明确地告诉我们:人是按上帝的形象受造的。这就是人权千古不易的根基,是不以任何民族、文化、财产、年龄、性别、宗教为转移的。“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流”,惟一的原因就是:“因为上帝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创9:6)。如果我们不敬畏上帝,我们就不会尊重作为上帝的形象的人。二十世纪所见证的就是极端的民族主义者和物质主义者对人权的粗暴的践踏。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也造成了现代中国历史上诸多骇人听闻的粗暴地践踏人的生命和尊严的实例。我们必须认识到人心的险恶和败坏,若非敬畏上帝,若非以上帝的圣言为标准,人人都会自高自大,任意妄为,所导致的就是鲁迅先生所哀叹的人吃人的局面。

虽然基督徒敬畏上帝的律法,认为上帝的律法是全备的,是圣洁公义的。但是,我们并不相信通过立法就能够改变社会。当初一代以色列人亲自目睹上帝以其大能颁布烈火的律法,他们仍然因为不顺服而倒毙在旷野。基督徒要关心政治,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基督徒作为上帝的使者,对于社会和国家的责任更是责无旁贷。但是,政治的手段并不是医治社会疾病的良方,政治性的革命并不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有效途径。中国人常说,一朝天子一朝臣,换汤不换药。假如没有灵命的更新,最终仍然是罪人执政。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另外一个罪人。即使基督徒执政也不是完全的,因为基督徒也不是完全的,基督徒仍然是有限的人,有罪的人。圣经中所倡导的是多元化的社会。当然,这种多元化并不是人本主义者后现代主义文化所倡导的没有任何绝对的价值标准的多元主义,而是个人、家庭、教会、国家都在上帝面前承担各自责任的多元主义。个人有个人不可剥夺的权利,家庭有家庭不可剥夺的权利,教会有教会不可剥夺的权利,国家也有国家不可剥夺的权利。在各自权利的范围之内,都享有各自的主权。超越各自的范围,就是僭越。不管是个人的独裁、家庭的独断、教会的专权、国家的暴政,都是因为权欲膨胀,超越了各自本有的权利范围,想大权独揽,拯救他人与社会,扮演救赎主的角色。结果就是人吃人,粗暴地践踏其他个人和组织的权利,把人间变成了地狱。

我们相信“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罗1:16),相信圣灵改变人心的力量:“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陇沟的水随意流转”(箴言21:1)。上帝的国度并不是任何一个官僚性的政体所能够实现的,惟独藉着圣灵更新的大能,藉着上帝选民忠心的顺服,上帝的那“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12:2),才会“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太6:10)。

我向二十一世纪包括基督徒在内的全体中国公民呼吁:

1.认真地研读圣经。中国人素有半部《论语》治天下之说,如今极少有人能够认真地这样说了。然而圣经却是创造天地的上帝所启示的救赎与重建的大道,是颠扑不破、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无的真理。如果我们能够谦卑在上帝的话语面前,在耶稣基督的救赎中得享那罪得赦免、因信称义的奇妙洪恩,我们就会在罪的捆绑中释放出来,坦然无惧地用圣洁和公义侍奉上帝,造福他人。唯愿有一天,有更多的中国人能够藉着圣经,认识独的真神,并且认识他所差来的耶稣基督,不仅得享永远的生命,今生今世就能活出先知的智慧、祭司的圣洁和君王的尊严来。

2.认真地研究改革宗神学。唯独改革宗神学全方位地阐明了上帝在圣经中启示的真道。上帝兴起约翰·加尔文先生恢复、弘扬被罗马天主教泯灭的圣经真道。上帝使用他,藉着他所阐明的律法与福音平衡的要道改变了整个欧洲与美洲的历史。改革宗神学,或加尔文神学,塑造了人们敬与勤劳的美德,在道德上重塑了英美民族的灵魂,在经济上使他们建立了自由竞争和分工合作为基础的市场经济,在政治上确立分权与制衡并行的民主宪政政体,在科学上引发、促进了工业革命和科学新发现。所以,加尔文被称为是美国建国的精神之父。我们现在中国教会和市场上所流行的只是以卡尔·巴特、蒂利希、克尔凯郭尔等新派神学家的作品,这些人远非基督教神学的正统,看起来他们是学术上的泰斗,但在真正的敬生活上却是不结果子的无花果树。

惟愿以“纯正的教义,敬的生活”为座右铭的改革宗神学在中国得以广传,惟愿上帝大施怜悯,使二十一世纪的中国降服在上帝爱的旌旗之下,敬畏上帝,尊重个人,重建道德,注重家庭,重视平民教育,发展民营经济,保障公民权益,成为建造在山上的发光的城。“耶和华使列国的筹算归于无有,使众民的思念无有功效。耶和华的筹算永远立定,他心中的思念万代常存。以耶和华为上帝的,那国是有福的!他所拣选为自己产业的,那民是有福的!”(诗33:10-12)。

 

耶稣基督恩约的仆人:王志勇

                                          二零零二年十月八日深夜

                                            于北京威斯敏斯德书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