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要藉着教会

王志勇《基督教圣约神学原理讲义》“教会篇”序言

 

今日华人基督徒,尤其是大陆教会,大多不注重教会本身的建造,只注重所谓的传福音。这当然中国几千年的专制传统有关系。在这种皇帝专权的专制社会中,任何独立的组织都是专制政权重点打击的对象。在这种人权和自由不仅缺乏基本保障,而且一直受到大规模的粗暴的践踏的情况下,不管是国外来的宣教士,还是中国本土的信徒,都一直被笼罩在极权暴政的阴影下,不敢建立合乎圣经的组织化的独立教会。当代苏格兰神学家福格森在一次有关清教徒神学的演讲中强调:“除非教会是真正的教会,否则就没有真正的传福音可言。”可见,复兴合乎圣经的教会观乃是基督教复兴的重要方面。

 当然,中国教会在真理和建制上缺乏建造,也和教会中盛行的各种错误神学有关。今日教会中所盛行的是“个人性的传福音”(personal evangelism)。以个人的形式传福音固然是重要的,但从圣经整全的启示来看,最重要的是教会作为一个整体,要成为建造在山上的发光的城(太5:14)。基督徒个人的重生的目标最终并不在于个人的重生,而是圣约群体的成圣[1]。因此,教会作为上帝的子民,作为与上帝立约,并且彼此之间立约的圣约性群体,这一群体在集体方面的建造和见证是非常重要的。在极端个人主义在教会内外肆虐的今天,我们尤其需要强调教会作为一个圣约性群体在整体上的见证。

 今日教会需要充分认识圣约神学的重要性。首先明白上帝与我们所设立的圣约,其次教会内部也要明确地立约,信徒之间彼此委身,互相忠诚,同甘共苦,成为一个坚固的堡垒、耶和华的军队,如此才能够胜过世界的试探和撒旦的进攻。罗马天主教在其教义中注重教会论,他们更多地仿效罗马帝国的行政机制,把教会建造成一个等级森严的机构。路德宗自路德开始,强调因信称义,强调个人与上帝的关系,但却忽视了教会本身的建设,甚至使教会一再沦落为专制君主或纳粹政权的工具,使得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先后在德国爆发。唯独在改革宗神学体系中,个人敬虔与群体组织(包括教会组织和国家组织)并重,使得改革宗教会在各个地方成为个人自由与社会公义的堡垒。[2]

  我们之所以把救恩论放在“教会论”这一部分,是因为教会存在的目的就是宣扬上帝的救恩。偏离救赎之道,就已经不是真正的教会。同时,我们把救恩论放在教会论中,目的也在于强调,圣经中所显明的救恩虽然最终与个人的救赎有关,但个人的得救始终是在一个群体性的环境和框架中,并且个人得救的目的也始终是建立圣约性的群体,在这个世界上发挥光与盐的作用。

 我们必须是深刻地认识到,人到教会中来寻求的并不是抽象的得救,而是真正的公义和人生的意义。这也是贯穿圣经的主题,基督徒的一生就是因信称义,同时也因信行义。路德宗强调因信称义,往往偏到廉价恩典的方向;改革宗神学既强调因信称义,同时也强调分别为圣,也就是作门徒的代价。做为基督的门徒,必要付出代价,但这决不是让我们去做孤胆英雄,而是让我们通过内省和舍己不断地训练自己,培养敬虔无畏的内在人格;通过外在的制度建造,不断地使社会和国家更加接近上帝地的心意,用美国建国初期清教徒神学家和政治家温瑟普的话来说,就是积极建立“合宜的教政和国政。”[3]

 非常重要的是我们要认识到,每个具体的教会都是由罪人组成的,其中有重生得救的真信徒,也有冒名挂名的“自然人”。更重要的是,即使那些真正重生得救的人,对圣经真理和教会问题也不都是具有统一的看法。当初的清教徒在真理和灵命上达到很高的程度。但是,即使在他们中间,在关于国家与教会的关系上,在各个教会之间的联结上,在地方教会具体的治理方式上,也都有着各种程度的不同看法。这就使得教会这一问题变得非常复杂。如何在基要真理上保持一致,在非基要真理上求同存异,在各个方面都有爱心,确实是一个大问题。另外,教会既有内部的问题,也有外部的攻击,这就使得教会问题更加扑朔迷离。但这绝不意味着我们会回避与教会有关的问题,更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忽略教会本身的建造,而是意味着我们更要谦卑自己,依靠上帝的恩典,寻求上帝的光照,不屈不挠地致力于在教会建造的过程中尽我们自己当尽的本分。

 纯正的教会乃是民族的福分,国家的福分。教会的兴盛乃是立国安邦之本。赵晓先生在美国考察的时候,作出了敏锐的思考和发现:“在北美这片人类社会迄今为止物质文明最昌盛的国度,我经常反躬自思的一个问题就是:中美两国最大的差异究竟在什么地方? 结果我发现是教堂。在这方面,中美两国的差异不是多和少的差异,而几乎是有和无的差异。从美国的东海岸到西海岸,从农村到城市,你都可以发现:这个国家最多的建筑是教堂。教堂而且只有教堂,才带来中美市场经济最大的不同。”“事实上,市场不仅依赖于法律的保驾护航,也依赖于市场伦理的作用。从某个角度上讲,就象好马天生需要好鞍一样,市场经济天生需要与某种市场伦理相配合才能发挥最大威力。从人类社会来看,最成功的模式是教堂+市场经济。也说是说,叫人不偷懒的市场经济与叫人不撒谎、不害人的强大信仰(伦理)珠联璧合,结果生出了最美最大最甜的果实。”[4]

 其实,普遍而言,宗教是不可避免的社会现象,教会也是不可避免的社会现象。问题的关键是传扬什么样的宗教?建立什么样的教会?笛卡儿、黑格尔、马克思等人本主义者所倡导的以理性为标准的人本主义宗教,给全世界所带来的都是赤裸裸的法西斯暴政。他们所声称的“选民”,不管是有知识资本的知识精英,有权力资本的权力精英,有金融资本的财经精英,有暴力资本的革命精英,等等,都不能给这个世界带来真正的自由和和平。他们叫嚣“人定胜天”,最终都是以闹剧、惨剧收场。上帝的旨意早已立定,他“要藉着教会”让全世界得知他百般的智慧,这是“上帝在万世以前,在我们主基督耶稣里所定的旨意”(弗3:10)。关键是我们到底是顺应天意,还是逆天而行呢?不管个人的选择是什么,世界历史已经见证,也必要继续见证:“耶和华使列国的筹算归于无有,使众民的思念无有功效。耶和华的筹算永远立定,他心中的思念万代长存。以耶和华为上帝的,那国是有福的!他所拣选为自己产业的,那民是有福的!”(诗33:10-12)

 

参考文献:

[1] Alan Sinpson, Puritanism in Old and New England (Chicago: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61), p.24.

[1] 参考Richard M. Hogan, Dissent from Creed (Huntington: Our Sunday Visitor Publishing Division, Our Sunday Visitor, Inc., 2001), p.245

[1] Winthrop Papers, II (Boston: Massachusetts Historical Society, 1931), p.294.

[1] 赵晓:“有教堂的市场经济与金融职业人才的培育”,引自“证券之星”网站(http://resource.stockstar.com)。

 

 



[1] Alan Sinpson, Puritanism in Old and New England (Chicago: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61), p.24.

[2] 参考Richard M. Hogan, Dissent from Creed (Huntington: Our Sunday Visitor Publishing Division, Our Sunday Visitor, Inc., 2001), p.245

[3] Winthrop Papers, II (Boston:Massachusetts Historical Society, 1931), p.294.

[4] 赵晓:“有教堂的市场经济与金融职业人才的培育”,引自“证券之星”网站(http://resource.stockstar.com)。